地名由來

台北、基隆宜蘭桃園新竹苗栗台中彰化南投雲林

嘉義台南高雄屏東台東花蓮澎湖

 

屏東乃由日時高雄州屏東市及屏東、潮州、東港、恆春四郡構成,民國三十四年(西元一九四五年)台灣光復,是年十二月十一日由高雄州分出高雄縣市及屏東市,民國三十九年(西元一九五○年)九月八日時,由原有之屏東市中又獨立分出屏東縣。如今之屏東轄下共分一市(屏東)、三鎮(潮州、東港、恆春)及二十九鄉(長治、麟洛、九如、里港、鹽埔、高樹、萬巒、內埔、竹田、新埤、枋蔓、枋山、萬丹、新園、崁頂、林邊、南州、佳冬、琉球、車城、滿洲、三地、霧台、瑪加、泰武、來義、春日、獅子、牡丹)。

一、屏東市 [下一則][回選單]

例1.屏東市

此地原為平埔馬卡道族「阿猴社」(Akauw)之定居所在地。今日所稱之「阿猴社」,原本應稱為「打狗社」或「打鼓社」,佔居於「打狗港」(今日的高雄)沿海地方;「阿猴社」人於明朝末年時受到海寇林道乾的屠殺侵略,紛紛避居至此地,並改其社名為「阿猴社」(Takau→Akau)。之後漢人移民又以「阿猴社」之漢語近音譯字再添上「林」字(因此地一帶原本為繁茂之森林),而稱呼此地為「阿猴林」或「雅猴林」。《台灣府志》引〈陳少崖外記〉而記載道:「海寇林道乾,戰敗,蟻舟打鼓山下,恐復來攻,掠山下土蕃殺之,取其血和灰固舟,乃航于海,餘蕃走阿猴林社。」
就當時的情形,台灣府學教授林謙光的《台灣紀略》亦曾記載道:「阿猴林,大樹蔽天,材木於是乎出。」又諸羅縣知縣季戲光的《台灣雜記》亦記載道:「鴉猴林,在南路萆木社外,與傀儡蕃相接,深林茂竹,行數日不見日色,路徑錯雜,傀儡蕃常伏於此,截人取頭而去。」
清康熙四十年代,福佬移民於平埔族阿猴社所盤據之地:「阿猴林」的中心地區建立村庄,而以「阿猴」為其庄名。清乾隆初年之時此地已形成街肆,「阿猴街」之名則見於清乾隆二十九年出版的《台灣府志》(續修)。後來漢人又利用同音雅字而將此地之地名寫作「阿侯街」。日本佔領台灣之後,起初對此地仍沿用舊名,直至大正九年(西元一九二○年)地方制度改正時,因此地位於「半屏山」之東方,故改稱此地為「屏東」。
此地古時屬於港西中里,清領之後漢人移民由鳳山地方越過下淡水溪(即今日之高屏溪)進入此地一帶,並驅逐先住的平埔族,積極伐木進行開墾,清康熙四十二年(西元一七○三年)時,有方、江、李三姓的福佬移民共同為墾首,盛大招佃進行開墾,而終於拓成今日屏東市的「大湖」、「公館」、「阿猴」、「歸來」、「崇蘭」等庄。



二、潮州鎮 
[上一則][下一則][回選單]

例1.潮州

所謂「潮州」自古以來則隸屬於港東上里的中部,而成為此里的主要發展地區。此里原本為平埔馬卡道族「力力社」之根據所在地,今日的新園鄉「力社」即為其故址。清康熙中葉時,有廣東潮州府客家移民開始前來開拓此地,當時依原籍貫地名之名稱將此地命名為「潮州庄」;而清乾隆年間,又有台灣府(即今日之台南)的張姓富商前來此地經營商業貿易,之後,大量福佬移民便逐漸聚集而來,約於清乾隆二十五年(西元一七六○年)左右時此地已形成一繁榮街區,當時並取名為「虎仔街」,但通常仍以「潮州街」為名。街內有一廣澤尊王廟,相傳乃是由張國俊募建於清嘉慶元年(西元一七九六年)。



三、東港鎮 
[上一則][下一則][回選單]

例2.東港

明鄭時期入墾台灣的漢人大多為大陸福建省及廣東省之移民,他們由海峽西岸陸續向東方移殖,起初多數抵達台灣屏東北方之海港,由於此地為位居大陸東方之海港,故被當時的福建籍、廣東籍移民慣稱為「東港」。「東港」當地至今仍保存有著名的「燒王船」祭典,當地居民祭拜昔日於海上航行不幸遭到溺斃的唐代各姓王爺,並祈求保佑居於東港之海上子民。「東港」一地昔日原本為對中國大陸貿易的南台灣一大重要門戶,其港勢甚至勝過當時的「打狗港」(今日的高雄港)。
昔日「東港」的主腦市街,約位於東港溪口的西岸「鹽埔仔庄」(即今日新園鄉的一部份)附近,當時於此地居住的人家約共有六、七百戶左右。清康熙年間時,漳、泉籍移民開始陸續移殖於此地,而此地因夾在「下淡水溪」(即今日之高屏溪)與「東港溪」二溪之間,每年雨期之時溪水時常氾濫,造成鄰近房舍浸水,耕地大量流失,移民受災不淺,尤其清同治年間洪水屢次肆虐破壞,造成此地鄰近市街流失過半(約四百餘戶),原居於此地之街民於是決定舉街遷移至溪東的現今位置。此地一帶原本屬於海埔地,並為邱姓移民受官給墾之地,直至清乾隆十八年(西元一七五三年)時,邱姓移民將濱海部分分售給鄭姓及張姓之移民,東部則賣予一蔡姓移民,當地街民再由以上三姓讓渡得其土地,並於清同治年間移築市街,於是「鹽埔仔」的舊市街地遂逐漸轉變而為新興之埔地。
《鳳山縣採訪冊》就清光緒二十年(西元一八九四年)時的情形記載道:「東港,兩岸相距三里許,深丈餘,內地商船往來貿易,為舟艘輻輳之區。」後來因東港溪水逐漸變淺,河身遂日益不適於船舶之碇泊。
關於今日屬於東港鎮各部落的開拓情形,約於清乾隆初年,有陳、蘇、洪、李、莊五姓之泉州移民由「茄籐港」(即今日之南屏港)登陸,起初以捕魚為生,同時也陸續進行開墾「大潭新」、「下廓」、「三西和」等庄。清乾隆中葉時,有陳志等人由「七埤厝」(今日之南州鄉七塊厝)附近進入東港溪東方,開始開拓新街及「內關帝」一帶地區,而所謂「內關帝」即指往昔移民所慣稱之「關帝港」。

例2.南屏

所謂「南屏」,即是指「茄籐港」而言,昔日靠近東港的南方,有一港名為「茄籐港」,清雍正九年(西元一七三一年)正式開其地為島內貿易所,在清乾隆二十九年(西元一七六四年)出版的《台灣府志》(續修)中便記載道:「無大商船停泊,惟台屬小商船,往來貿易。」之後又記載道:「茄籐港,向係內海,司通舟楫,乾隆十三年經里民修濬,自府港(台江)直達縣治(鳳山)之彌陀港,民甚便之。嗣為港邊姥堿菗二塭奸民,藉端抽稅,互相爭控,因而禁塞,販運悉由外洋,多有不測。乾隆二十四年知府覺羅四明,檄委台灣知縣夏瑚、鳳山知縣秦其渭,會勘捐俸疏濬,仍通舟楫,並飭二縣,每歲秋季,挑挖一次,以免壅塞。」而《鳳山縣採訪冊》中亦記載道:「茄籐港,即南平港。」後來此港逐漸被外海沖積而來的土沙所淤塞,並逐漸形成一直線而失去原有港灣的形質,此地遂轉變為一海埔新興地。



四、恆春鎮 [上一則][下一則][回選單]

例1.恆春

「恆春」一地原本乃是屬於高砂排灣族所佔據之地區,因當地西部海岸之「車城」附近多產一種蘭科植物,當地之排灣族乃以此植物名做為此一帶地區的總地名,之後漢族移民則將其翻譯成「瑯嶠」(瑯嬌、郎嶠、瑯嶠、郎嬌等等),至荷蘭時期之荷蘭人則將之翻譯作「Longkiauw」、「Lanckjan」、「Lonckijuo」等等。在日本明治七年,即清同治十三年(西元一八七四年)出兵征伐此地牡丹社後,同年十二月,當時的船政大臣沈葆楨、台灣知府周懋琦及總兵曾元福三人聯名上疏請准於此地新設立一縣,並建立縣城於「猴洞」(此地位於今日之恆春鎮內),清光緒元年(西元一八七五年)時開工,翌年竣工。
此地因位於台灣之南端,氣候十分溫和,恆如春季,故以「恆春」為其縣名,以「恆春城」為地名,「恆春街」的名稱亦由此而起。清代出版的《恆春縣志》中記載道:「『恆』邑四時皆『春』……冬至前後,苟無大風,單裌,可卒歲……命名取義,故曰『恆春』」。
而所謂「猴洞」原本乃是恆春城內的一座小小山丘,此山之中有一座洞窟,以往乃是當地猴子之棲息所在,故名「猴洞」。此外,昔日原本佔居此地方的排灣族「龍鑾社」,原本是由台東地區南進而來,當時多將族人所砍下的異族頭顱收藏於此地;而所謂「恆春城」所在之地,即為「猴洞」一帶地區,原本為原聚居於今日萬巒鄉赤山的平埔族馬卡道族「力力社」於清道光初年左右移來開拓之地。相傳當時此「力力社」的原居住地被外來移民侵占,同族中的一部份於是南下逐漸抵達此地,並與當地的土著高砂排灣族簽定合約,利用若干隻水牛換取土地而定居。當時之移民擁有許多水牛,雖可利用水牛進行墾耕,但缺乏水利之便,農耕收成並不理想,少數的同族於是分離,陸續進入附近四重溪的谷地,之後又逐漸移居於「射麻裡」的丘地地區;而當恆春建城之時,在其地的同族再被遷移至東門外的山腳庄附近。

例2.墾丁

相傳此地因作為早期前來此地開墾的眾多壯丁居住的部落,故取名為「墾丁」。

例3.虎頭山

此地正當恆春至車城之中路,庄內有一小亭,名為「飲和亭」。此一帶地區大致約為一望無際之埔地,夏季氣候炎熱時,趕路之行人經過此地時頗感艱辛,故在恆春建城的同時,由城內商民鄭萬達等人捐資建立此亭,以作為行人憩息之所。又「虎頭山」之名,乃取自其山山形,《台灣府志》中便記載道:「虎頭山,員厚高卓,昂似虎頭,故名。」

例4.貓子坑

此地原本為從台東遷移來的排灣族「貓子社」之根據地,清乾隆初年時由漳、泉二籍移民拓成之後,再成立「虎頭山庄」。

例5.沙馬磯

此地之地名也可以寫作「沙馬崎」或「沙馬機」,昔日此地乃以台灣的極南端而聞名,又可稱之為「沙馬磯頭」。清乾隆二十九年(西元一七六四年)出版的《台灣府志》(續修)中記載道:「台灣府,南抵沙馬磯頭四百六十里,是曰南路。」而其所附之台灣府圖,則將此地名記在相當於今日西南岬即「貓鼻頭」的位置上。《台灣府志》(續修)中亦針對此山記載道:「沙馬磯頭山,龍從磅薄,直抵海中,呂宋往來船,皆以此山為指南。」書中所說之「沙馬磯頭山」便是指南灣背後的山崗而言。又《赤崁筆談》〈形勢〉中亦記載道:「南路界盡沙馬磯頭,相傳地脈直接呂宋,凡船走呂宋,必由之,東方大洋有澳,名龜那禿,北風時大船可泊。」總之,古時之「沙馬磯」即為今日恆春的西南岬,亦即指「貓鼻頭」而言;而所謂「龜那禿」(即「龜仔角」,亦即西洋人所說之「Kualut」)則應是翻譯自此地之高砂族社名,乃是指「南灣」附近而言。今日恆春鎮大樹房內有一地俗稱為「沙尾堀」,乃是由此地總名稱「沙馬磯」經過轉訛而遺留下來的地名。

例6.南灣

此地即西洋人所說的「Kwaling Bay」,此地位於台灣的南端,以南岬(即今日之鵝鸞鼻)與西南岬(即今日之貓鼻頭)形成直角而彎入,幾乎在其中央而命名為「大板埒港」(或者也可寫作「大板轆港」)。「大板埒」之名乃翻譯自當地高砂族之語,此地可說是恆春地方之樞要吞吐港,除每年七、八、九三個月間的強烈南風之外,即使冬季北東吹起強風時,船隻之碇泊亦十分安全。此外,在南岬的西北西方有一小港,名為「馬頭港」,此港僅允許小型舟船進入。

例7.大樹房

此地之地名於古時候也多寫作「大繡房」或「大琇房」,此地原本屬於高砂排灣族「龜仔兒社」,即「龜仔角」之佔據區域,清領初期之康熙年間,鄭氏之屯兵仍逗留在此地附近一帶,直至清乾隆初年時才有福佬移民陸續移入此區,並進行開墾之活動。

例8.鵝鸞鼻

即「南岬」,此地乃位於南灣的東角,此地之地名則翻譯自排灣族之地名:「鵝鑾」,並添加可以表示「岬角」之意的「鼻」字,而合稱為「鵝鸞鼻」。而其附近的部落名為「鵝鸞鼻」亦由此而起。此地原本屬於排灣族龜仔兒社的區域,清光緒年間經移民之開墾而逐漸開拓就緒,首先建立的部落是位於大尖石麓的「墾丁」附近。此地西岸近海之中,有一岩礁屹立,其形狀有如船舶張帆,故取名為「船帆石」,而鄰近海岸的部落亦因此而命名為「船帆庄」。

例9.鵝鸞鼻燈塔

此燈塔位於鵝鸞鼻的北方約五百五十碼的位置。台灣南部的外海素為東洋航道必經之地,但此處海中多有暗礁,可稱天險,因此有必要建設燈塔於此地點。清同治六年(西元一八六七年),美國籍船隻「Rover」號遇風,不幸於七星岩附近觸礁沉沒,美國於是要求當時的清朝政府於此地建設燈塔,但未能實現。清同治十三年(西元一八七四年)發生牡丹社事件之後,日本與美國聯合強迫清朝政府於此地建設燈塔,於是清朝政府乃於清光緒元年(西元一八七五年)正式開工興建燈塔,附帶條件則是由清國政府派兵勇駐守,而各國船隻之往來必須先獲准通行。當明治二十八年(西元一八九五年)台灣割讓於日本之際,清朝兵勇遂將此燈塔完全加以破壞,明治三十年(西元一九八七年)六月時,再由台灣總督府對此燈塔加以修復並重新點火照明。

例10.七星岩

若自「鵝鸞鼻燈塔」向大海遠望,則朦朧可見一群狀小島,西洋人稱之為「Vele Rete Rocks」(其義為「裂岩島」)。《日本海路誌》中曾記載該群小島為在鵝鸞鼻至南西九浬處間之孤立岩的一團,佔地長約一浬,或露出,或隱沒。其中最高的二岩,於北微西與南微東相對峙,其高十五呎乃至二十五呎,此簇岩附近水深十七尋乃至五十尋,但僅其南東面半浬處為十九尋。此簇岩與台灣南端間之水道雖安全,但時而全面發生強烈的激湍,其狀恰似淺灘上的破浪。而所謂「七星岩」之名,乃取自其形狀近似北斗七星之散佈於海上,故名。此「七星岩」島,於日時乃為日本領土之最南端。



五、長治鄉.六、麟洛鄉 [上一則][下一則][回選單]

「長治」與「麟洛」於日時皆隸屬於「屏東郡」之「長興庄」,直至戰後才分立為二鄉。此二鄉之居民約以客家籍移民佔絕大多數,亦即一般所謂之「客家庄」,相傳約開拓於清康熙年間。

例1.長治

長治鄉西邊鄰接屏東市,原本屬於平埔西拉雅族之居住地區之一,因之後有漢人軍民大批進入此地定居,為祈求長治久安之故而取名為「長治」。

例2.麟洛

在屏東市東鄰的水鄉村,早期仍屬於平埔西拉雅族之生活區域,之後有漢人進入此地開墾並陸續建立「田心」、「下柳」、「西勢」及「麟洛」各村,可能因當時此地有平埔族「麟洛社」於此地居住,在台灣光復之後,漢人便以「麟洛」代稱此鄉之名。



七、九如鄉 [上一則][下一則][回選單]

例1.九如

所謂「九如」,古時則多稱之為「九塊厝」,日時制度改正時(西元一九二○年)簡稱為「九塊」而成立一庄,取名為「九塊庄」,直至戰後才又改稱為「九如鄉」。

例2.下冷坑

昔日介在「武洛」及「番仔寮」二溪之間的一帶大致約為溪埔之地,當時習慣稱此地為「永寧洲」,或者也稱為「永定洲」。清道光二十年(西元一八四○年)左右,由陳夢元率領眾人開始對此地進行開拓,不久即成立一庄,取名為「冷水坑庄」。



八、里港鄉 [上一則][下一則][回選單]

例1.里港

此地原本稱作「阿里港」,日時制度改正時(西元一九二○年)簡稱為「里港」。清康熙五十年代時由福佬移民開始積極開拓此地,至清乾隆初年時,此地已然形成「阿里港街」,此「阿里港街」之名,首見於清乾隆二十九年(西元一七六四年)出版的《台灣府志》〈續修〉。清乾隆二十六年(西元一七六一年),當地縣丞由「萬丹街」遷移設於此地,清乾隆四十七年(西元一七八二年)由莊鄉生倡建「雙慈宮」於街內奉祀媽祖,同年立於此廟頭門樓東壁之縣丞的〈禁開賭強乞剪綹〉碑中則記載道:「阿里港街、媽祖宮前、市仔頭、營盤口、仁和街、國王廟前、永安街、北勢街等處柵內各街,正商民往來輻輳貿易交關之所。」由此記載可知當時「阿里港街」已成為此地方之重要貨物集散市場。

例2.搭樓

此地原本為平埔馬卡道族「搭樓社」之根據地,而「搭樓」之庄名則由此「搭樓社」之社名翻譯而來。

例3.武洛

此地原本為平埔馬卡道族「武洛社」(即「大澤機社」)之所在地,此部族在清康熙年間被客家籍移民侵占其故土「武洛」,於是大舉移居至東方高砂族界附近的今日高樹鄉「加蚋埔」附近,後來此地又有福佬籍移民陸續移入雜居,當初亦曾屢次與當地高砂「奢連族」發生衝突,但終以武力征服,逐漸拓地而定居。清康熙六十一年(西元一七二二年)巡視台灣御史的黃叔璥的《番俗六考》中記載:「武洛社,性鷙悍,逼近傀儡山,先是傀儡生蕃,欺其社小人微,欲滅之,士官糾集社蕃,往鬥大敗生蕃,戮其眾無算,由是傀儡攝服,不敢窺境,其子孫作歌以頌祖功,冬春捕鹿採薪,群歌相和,音極亢烈,生蕃聞之,知為武洛社蕃,無敢出以攖其鋒者。」



九、鹽埔鄉 [上一則][下一則][回選單]

例1.鹽埔

此「鹽埔」一地相傳乃於清康熙年間,由方、江、李三姓移民開拓就緒。因隘寮溪上游之支流數十條在此地附近形成網狀支流之網埔地,早期有開墾之移民在此地進行墾耕,發現此地的土壤富含有鹽分,故稱呼此地為「鹹埔」,日據時期才又將此地地名由「鹹埔」改稱為「鹽埔」。



十、高樹鄉 [上一則][下一則][回選單]

例1.高樹

此地原本稱作「高樹下」,日時制度改正時(西元一九二○年)簡稱為「高樹」。此地屬於高屏溪上游地帶,漢人進入此地開墾之初期,選擇在高位河階之處建立聚落居住,又因此地屬於河川網路縱橫交錯地區,水量十分豐沛,處處長滿高大之樹林,故慣稱之為「高樹下」。此地原本亦為高砂排灣族拉瓦爾群之居住棲息地,清代客家籍移民亦在當地樹林處建立村落,當時則取名為「大樹村」、「大埔村」。

例2.加蚋埔

相傳「加蚋埔」一地乃是平埔馬卡道族「武洛社」於清康熙年間因遭到客家移民之驅逐而新遷居之地。



十一、萬巒鄉 [上一則][下一則][回選單]

例1.萬巒

此地位於東港溪上游以東,境內有「萬巒村」,尤其自「萬安村」至「萬金村」以東地區,乃僅僅鄰接萬山重疊之泰武鄉,因該處山巒起伏,故移民將此地稱為「萬巒」。

例2.赤山(地名)

原居於今日新園鄉力社的平埔馬卡道族「力力社」,因遭受到福佬籍移民不斷的逼迫侵占,遂於清康熙五十年代時退居至此地定居,當時此地附近一帶仍為繁茂之森林,於是移民乃構居於林中,並逐漸進行開拓而從事農耕。清乾隆末年之時福佬人又進入此地雜居,於是漸漸形成一村莊,取名為「赤山庄」,俗稱則為「大林庄」。

例3.赤山(山名)

所謂「赤山」,原本是孤立於「下淡水溪」(即今日之高屏溪)東岸平原之一座山丘,有南北二丘相鄰連,「滾水山」在北方,「鯉魚山」則在南方,因二丘相連之故,遂又取名為「兩魚山」。清光緒二十年(西元一八九四年)出版的《鳳山縣採訪冊》中針對此二山而記載道:「兩魚山,在港西里淡水溪邊,平地起突,二山相連,勢如雙鯉,故名。」此處山丘乃屬於一種泥火山,古來以「赤山噴火」之傳說記載於文獻之中,因而慣稱其為「赤山」。
清康熙五十八年(西元一七一九年)出版的《鳳山縣志》中曾記載道:「港西里赤山之頂,不時山裂,湧泥如火焰,隨之有火無煙,取薪芻置其上,則煙起,名曰赤山。」清乾隆二十九年(西元一七六四年)出版的《台灣府志》〈續修〉中亦記載道:「赤山,在鳳山縣志東里,由鳳山過淡水溪,陂地平衍,時有火出其上。」又曰:「湯泉,在下淡水社,源出赤山,水流如湯,亦無定處。」上述的《鳳山縣採訪冊》中記載道:「滾水山,不甚高,頂湧溫泉,先是瀵湧出泉,水多泥淤,至乾隆十二年,始湧溫泉,近地不生草。」
而就其破裂,《台灣府志》中亦記載道:「康熙六十一年夏鳳山縣赤山裂,長八丈,闊四丈,湧出黑泥,至次日夜間,出火光,高丈餘。」黃叔璥的《台海使槎錄》中則引南路參將陳倫炯的報告為:「康熙壬寅(六十一年)七月十一日,鳳山縣赤山裂,長八丈,闊四丈,湧出黑泥,至次日夜間,出火光高丈餘,熱氣炙人,亦多不敢近,有疑出磺者。參將陳倫炯報稱,赤山上一崙頗平,東南百餘步臨冷水坑,縱橫百三十步,土人稱,自紅毛偽鄭及入版圖後,遞年出火,或連兩晝夜,或竟日夜而止,今自申至丑,較昔年稍低。查炯硫穴,則黃黑不一。佳者質重有光芒,風至則硫氣甚惡,半里草木不生。今近火處草色蔚青,遍山,土蕃稍植,土色亦無光芒。濕氣有如黑沙,及乾色白,輕鬆不異土。雖按法煎煉,全無磺味。」又云:「雍正癸卯(元年)六月二十六日,赤山邊,酉戌二時,紅光燭天地,二孔衝開,黑泥流出,四圍草木皆為煨燼。」日領之後第一次破裂,是在明治三十四年(西元一九○一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是時土塊噴騰三丈餘,繼而並發湧出大量瓦斯及滾燙熱水。



十二、內埔鄉[上一則][下一則][回選單]

例1.內埔

此地位居於隘寮溪上游之東岸,東港溪上游支流之西岸,早期移民由潮州鎮及竹田鄉往上游的內側荒埔陸續進行開墾活動,並逐漸形成定居之村庄;因昔日此地附近一帶原為荒埔,又建庄於埔內,故取名為「內埔」。

例2.隘寮

清康熙四十六年(西元一七○七年)左右,有來自泉州之移民由當時的「阿猴林」(即今日的屏東)地方東向進入隘寮溪的上游高砂族界,起初於「西瓜園庄」附近開始著手進行開墾,但因該地缺乏水利之便,遂於同年之時又再度遷移至較南方的此地,並且與當地先住的平埔族雜居,一方面與附近的高砂族講和,一方面又設隘以防備高砂族之侵害而漸漸拓殖就緒,而「隘寮」之地名便由此而起。後來清道光二十年(西元一八四○年)時,因隘寮溪的洪水氾濫,造成附近田園大量流失,於是又新建立一新庄地而遷居,並俗稱其為「新隘寮」,今日所謂之「舊隘寮」則是其遺跡所在。

例3.番子厝

所謂「番子厝」乃位於「隘寮」南方的高砂族界下浮圳,原本為被移民驅逐的平埔族遷來與高砂族連族講和、通婚、交換物品而拓墾之地,故取名為「番子厝」。清雍正八年(西元一七三○年)時,有福佬籍移民前來此地雜居,並開鑿埤圳以增加水利之便,積極開拓附近田園。

例4.老東勢

所謂「老東勢」乃是界於「隘寮溪」與「東溪」之間而亙「下淡水溪」(今日之高屏溪)東岸的一區,原本此地屬於平埔馬卡道族「下淡水社」、「上淡水社」二社;清康熙年間時有客家籍移民遷移進此地定居,並由何、陳、王三姓之移民逐漸拓殖完成,並因作為客家人六堆部落的中心地帶而得以持續不斷的發展。清康熙末年之時,當地移民之經營已遠及東方的高砂族界,直至清雍正元年(西元一七二三年)時,以客家人殺死高砂奢連族人為起端,此族數百人暗伏於當時的「東勢庄」(即今日的「老東勢」)對客家人進行殺戮,因此附近的客家人亦大舉宣示兵威,積極勒緝兇手,此族社中遣送豬、布、籃等物品而乞求歸附者多達七百餘口。而此時,此地移民的拓殖已經遠及山地之高砂族界,直至清雍正九年(西元一七三一年)又新設縣丞於「萬丹街」(但至清乾隆二十六年時移於「阿里港」)。



十三、竹田鄉[上一則][下一則][回選單]

例1.竹田

此地原本稱為「頓物」,日時制度改正時(西元一九二○年)才改稱為「竹田」。此地為廣東省客家籍移民之聚集地區,此地之客家移民約佔九成以上;此地有一水潭,不但供給下游約一百多畝良田之灌溉用水,也成為附近居民丟棄廢物及清洗污穢的地方,客家語稱此潭為「頓物潭」,該村庄也就被慣稱為「頓物庄」,而客家語中所謂之「頓」,便是一般漢人所說的「丟」或「擲」之意。
由於該村庄田園之四周盛產竹林,故附近有村庄取名為「竹田村」與「竹南村」,日本領台時期,因日本不懂當地原地名「頓物」之意義,而直接改稱此地為「竹田」。

例2.西勢

此地古時隸屬於「港溪下里」,庄內建有「忠義亭」。清康熙六十一年(西元一七二二年)發生朱一貴之亂時,下淡水溪(今日之高屏溪)岸的客家庄民相誓倡義,大事效力疆場。朱一貴之亂平定之後,清帝聖祖為賞其功,旌其里曰「懷忠」,並敕賜匾額。於是閩浙總督覺羅滿保為之建亭,命名為「忠義亭」,清雍正十一年(西元一七三三年)巡視台灣御史覺羅伯修及高山,再加以重新整修而擴大其規模。原亭內奉祀清帝的牌位,以後該地若發生重大情事,則成為當地客家族人舉行會議之商議場所。



十四、新埤鄉[上一則][下一則][回選單]

例1.新埤

此地原本稱為「新埤頭」,日時制度改正時(西元一九二○年)才簡稱為「新埤」。林邊溪北岸海拔約只十三公尺,清代客家籍移民在此地修建人工蓄水池,以利當地農田之開墾與耕作,因客家移民習慣將人工池稱做「陂」或「埤」,在「埤」的前方建立新的聚落,所以便為該地取名為「新埤頭」。鄉內南岸附近則隸屬於古時之東岸社。



十五、枋寮鄉[上一則][下一則][回選單]

例1.枋寮

此地於早期俗稱「枋仔樹」,此乃因此地附近一帶原本為繁茂蓊鬱之森林,並出產高貴之檀木,於是約於清康熙年間時遂有福佬移民為伐木之目的而陸續遷移進入此地,修築「枋寮」(即今日所說之「窩棚」)而居住,所謂「枋寮」之地名即因此而起,例如清代出版的《鳳山縣志》中便記載道:「枋寮街購料造船木匠屯聚之所也」。
當時所採伐的木材,多於此地附近之海岸裝船而運輸至對岸,清康熙末年左右,此地之市況逐漸興盛,直至清乾隆初年,又有福佬籍移民七人集資合股,自為墾首,招徠大量佃戶進行開墾,清乾隆二十一、二年(西元一七五六、一七五七年)左右此地已形成一街肆,取名為「枋寮口街」,此街名亦見於清乾隆二十九年(西元一七六四年)出版的《台灣府志》〈續修〉。
至清道光六年(西元一八二六年)左右,此地已經聚集有約七百多戶人家,於是成為台灣南端的重要貨物集散之地。清道光十年(西元一八三○年)時又有林光輝等人於此街內倡建「德興宮」,奉祀媽祖。清道光二十六年(西元一八四六年),此地方附近的「頂苦溪」、「下苦溪」二條溪流發生氾濫,附近的房屋大多流失。清同治六年(西元一八六七年)「興隆內里」(即今日高雄市之「左營」一帶)的巡檢移駐於此地。清同治九年(西元一八七○年)因發生大地震,此地之街肆大半破損,且屢次遭受水災肆虐破壞,於是原居於此地之居民大多遷移至今日鄉內「水底寮」及「林邊鄉」地方定居,此地於是日漸衰頹。
「枋寮」附近的海岸,幾乎為一直線,並不具有港灣之優良形勢,而「枋寮」亦缺乏任何遮蔽物可用以防備外海侵襲之波浪,因此十分不便於船舶之碇泊。明治二十八年(西元一八九五年)十月十一日,日本軍第二師團便由此地之海岸登陸,途經鳳山而直接逼迫台南。



十六、枋山鄉[上一則][下一則][回選單]

例1.枋山

此地位於「枋山溪」(舊稱「莿桐腳溪」)北岸,「率芒溪」以南,「四重溪」以北,為一極端狹長的沿海長條形地帶,亦即位於「枋寮」之南鄰,東邊緊接山脈地區,故亦盛產各種木材,因此聚落乃位於山腳之下,故稱之為「枋山」。清領後之清康熙年間,原居於「下淡水溪」(即今日之「高屏溪」)地方的福佬移民企圖前來移殖於此地方,一方面由陸路進入「莿桐腳溪」北方的「枋山」及溪口的「莿桐腳」,另一方面則經由海路登陸「楓港溪」口的「楓港」,創立開墾移殖之端緒。

例2.楓港

此地原本屬於排灣族「射武力社」的活動區域,清康熙年間時,福佬籍移民與當地高砂族講和訂約,於是開創拓殖此地的端緒,至清乾隆三十至四十年代左右,又有泉州籍移民陳玉代率領同族之人大規模進行拓殖,並且逐漸拓墾成立一庄。

例3.加祿堂

此地之地名原本也寫作「嘉祿堂」或「加六堂」,自古即是進入「瑯嶠」(即今日之「恆春」)的隘門(關門)所在。清道光八年(西元一八二八年)左右,泉州籍移民林枝全率領眾人前來開拓此地,但附近高砂族之侵擾不絕,不得已開墾活動遂為之停止。清道光十七年(西元一八三七年)左右,又有人計劃開墾此地區,然亦因附近高砂族仍侵擾破壞,而導致已經開墾之地最終仍全歸於荒廢;直至清道光二十三年(西元一八四三年)左右,泉州籍移民陳三傑由林枝全居間與鄰近高砂族簽訂和約,終於得以安全進行開墾。



十七、萬丹鄉[上一則][下一則][回選單]

例1.萬丹

「萬丹」位於古時港溪下里的西部,今日高屏溪下游東岸一帶,北邊緊鄰屏東市,東邊鄰接竹田鄉,南方則界鄰新園鄉與崁頂鄉,早期此地屬於平埔西拉雅族之居住地,至今仍留有「社上村」、「社皮村」、「香社村」及「萬丹」等地名,後來便以「萬丹」作為全鄉之統稱。清雍正九年(西元一七三一年)新設縣丞於此地,可知此地在當時早已形成一街肆。此街正當前往鳳山之要路所在,昔日即為港西上里之重要貨物集散市場。街內有一「萬泉寺」,奉祀觀音菩薩,為清乾隆三十九年(西元一七七四年)左右由李振利等人集資募建而成;又「將軍廟」則為清乾隆六十年(西元一七九五年)時由吳善心等人集資募建而成。關於這「將軍廟」,《鳳山縣採訪冊》中有簡略之記載:「祀陳將軍,乾隆五十一年莊大田之亂時,將軍曾引兵禦賊,陣亡於此。」

例2.社皮

所謂「社皮」乃是平埔族馬卡道族「麻崙社」,即「下淡水社」(下澹水社)之故址所在地;「社皮庄」內的「上社皮」,則為平埔族「大木蓮社」即「上淡水社」之故址,此社亦即為當時荷蘭人所稱的「Takareing」。「社皮」約建庄於清康熙四十二年(西元一七○三年)左右。

例3.頂林子

此地原本也稱作「舊檳榔林莊」。

例4.鯉魚山

此山在萬丹鄉「後庄子」附近,為一泥火山,其西麓小溪之中有無數小孔,不斷發散出小量的灰白色泥水以及微弱之氣泡,每年亦大爆發一次;而其噴出口雖有時持續七、八年固定不變,但通常會呈現東向西之移動。



十八、新園鄉[上一則][下一則][回選單]

例1.新園

「新園」一地為新開墾的旱田區,因漢人經常將水田稱之為「田」,而將旱田稱之為「園」,而此地早期並無水圳,屬於旱田區,故取名為「新園」。此地為介於「下淡水溪」(即今日之高屏溪)以及「東港溪」二溪之間的海岸地帶,當時以「新園」為中心地之附近地區,原本皆為一洲埔地形。清康熙年間時,當時「東港」的主腦市街建立在東港溪之西岸,也就是今日新園鄉內「鹽埔」的一部份(清同治年間移至現今之位置)。清乾隆年間來自漳、泉二地之移民開始陸續進入此地進行開拓,「新園街」之名則亦見於清乾隆二十九年(西元一七六四年)出版的《台灣府志》〈續修〉之中。

例2.仙公廟

此庄內有所謂「仙隆宮」,奉祀仙公,亦即指八仙之一的「呂洞賓」,故取名為「仙公廟」。而此「仙公廟」相傳乃是由監生高肇輝創建於清乾隆四十五年(西元一七八○年)左右。



十九、崁頂鄉[上一則][下一則][回選單]

例1.崁頂

此地於古時乃隸屬於東港郡「新園庄」(即今日之「新園鄉」),直至戰後才獨立分立成一「崁頂鄉」。早期漢人在潮州街西南四公里之處的一個小山崖上建立村落,並取名為「崁頂」,而這附近一帶原本亦為平埔西拉雅族「力力社」之故居。「崁頂街」,昔日屬港東上里的南部,而成為此里之中最先開始發展的街肆,清雍正九年(西元一七三一年)設立巡檢以利地方之稽查工作,並兼以檢查東港之船隻;至清嘉慶二十二年(西元一八一七年)原本之巡檢遷移至今日高雄市左營區之舊城。崁頂街內有清乾隆二十九年(西元一七六四年)十一月有關保護墓塚的禁碑記載:「港東之里,有街曰崁頂,人煙輻輳,四民雲集,巍然一巨鎮也,東望傀儡,蜿蜒磅薄趨街首,而闢康衢,西北有埔,形城陟起,寬且厚,實為本街藩屏,各庄門戶焉。」可知當時此地已經成為一中心市場,後來隨著附近「潮州庄」的不斷快速發展,此地之商勢遂逐漸轉移至「潮州庄」。

例2.力社

此地於日時隸屬於「新園庄」,直至戰後才改隸於「崁頂鄉」。此地原本是平埔馬卡道族「力力社」之根據地,清康熙中葉時,有泉州籍移民施文標等人開始進入此區進行開墾,並購得平埔族之地自為墾首而開啟拓殖之端緒。至於原居於此地之平埔族則約於清康熙五十年代時,遷移至較東界之今日萬巒鄉「赤山」附近定居。



二十、林邊鄉[上一則][下一則][回選單]

例1.林邊

此地原本稱為「林仔邊」,日時制度改正時(西元一九二○年)簡稱為「林邊」。此地原本為平埔馬卡道族「阿加社」,又名「放索社」之根據地,因此地一帶的樹林繁茂,而當時的移民選在林區之邊緣建立起聚落,故為當地取名為「林邊」。原本「林仔邊溪」下游的西岸,早在鄭時便為被逐出北方平原的平埔馬卡道族「放索社」之退居根據地。當時鄭將泉州人蔡、蔣二姓,由當時的「茄籐港」(即今日之「南屏港」)登陸而進行開拓平埔族之地,並建立一庄,取名為「西勢庄」(位於今日林邊鄉殛子口的一部份)。清領之後之康熙年間,漳、泉之福佬移民及潮州客家移民多有向此地移殖者,持續以耕作或侵占等方式逐漸進入此地較內部之區域,首先建立今日林邊鄉內的「田墘厝」以及「林仔邊」二庄,繼而才有「竹仔腳」等庄之陸續建立。

例2.放索

此地屬於「田墘厝」,為「放索社」之故址。此「放索社」之原址在今日高雄縣大社鄉「大社」附近,因「放索社」人於鄭時被漢族移民驅逐,而退居於此地。



二十一、南州鄉林邊鄉[上一則][下一則][回選單]

例1.南州

此地於日時稱之為「溪洲」,而隸屬於東港郡「林邊庄」(即今日之「林邊鄉」),直至戰後才改稱為「南州」,並獨立成為一鄉。此地因位於屏東溪洲溪南岸之地帶,原本稱為「溪洲」,由於此「溪洲」之地名與其他地區重複,當地又屬於「溪洲溪」與「後寮溪」氾濫地區之洲埔地帶,故於日據時期正式改名為「南洲」。而所謂「溪洲庄」,相傳乃是於清嘉慶年間由泉州籍移民余、許二姓之族人開始建庄而開拓就緒。

例2.車路墘

此地原本為平埔馬卡道族「奢連社」,又名「茄籐社」之根據地,又可稱作「番厝庄」。清乾隆初年泉州蔡姓移民率先進入此地,並與當地的平埔族雜居營生,之後又有同籍之陳、鄭、李、林、孫等各姓之移民陸續移來,並獲得平埔族之土地。

例3.七塊厝

此地初時原本稱作「萬興庄」,里俗則多稱之為「番子厝」,起初有七間住屋,因此取名為「七塊厝庄」,後來「七塊厝」之名遂成為普遍使用的地名。清乾隆初年客家籍移民葉吉開始開拓此庄的一部份地區,之後再由泉州蔡、傅、李、湯四姓之移民開拓其餘埔地。

例4.巷子內

清乾隆末年之時,開始有泉州籍之移民陳光建遷入此地,之後同籍之移民紀愛華與同伴約五、六人亦遷至此地,直至清嘉慶年間,又有林姓漳州移民及劉姓客家移民相繼前來開墾。

例5.崙子頂

此地為「溪洲庄」的一部份,清嘉慶年間由泉州籍移民林文龍、林笞、林荷兄弟聯手開拓完成。

例6.牛埔、濫頭

此「牛埔」及「濫頭」附近地區,相傳乃是於清乾隆末年之時由林、陳、劉三姓之泉州籍移民拓殖完成。



二十二、佳冬鄉[上一則][下一則][回選單]

例1.佳冬

此地海拔僅約六公尺,原本多慣稱為「茄苳腳」,日時制度改正時(西元一九二○年)時才以同音雅字而簡稱為「佳冬」。此地方原本為平埔馬卡道族「茄藤社」,又名「茄籐社」之故址,所謂「茄苳」(或「茄籐」)即譯自其發音。上述之「茄籐港」(即指「南平港」,今日之東港鎮「南屏」),昔日為漢族移民之登陸地,起初稱為「茄苳腳庄」。此「茄苳腳」地方,於清朝雍正年間由嘉應州客家移民著手進行開墾,清乾隆五十一年(西元一七八六年)林爽文的同黨莊大田作亂之時,因遭受其餘孽的擾亂,附近庄民遂逃避至今日「內埔鄉」以及「萬巒鄉」等地,「茄苳腳」遂一度歸於荒蕪。清朝道光咸豐年間,林、張、朱、吳四姓為墾首,逐漸將此地開墾完成。

例2.大武丁、武丁潭

即古時所說的地名「武丁」,而所謂的「大武丁」根據傳說乃是一部份高砂排灣族的發祥地。



二十三、琉球鄉[上一則][下一則][回選單]

例1.琉球嶼

此地俗稱為「小琉球」,或者也稱為「剖腹山嶼」,西洋人則習慣稱此地為「Lambay」島,十七世紀佔據台灣的荷蘭人則稱此地為「t'Goude leeunis Eyland」(在荷蘭語中乃是「金獅島」之意)。此島在距離東港西南約十一海里處,島形約為不完整之橢圓形,島的中央有一座丘陵,稱為「剖腹山」,「剖腹山嶼」之名應是由此山而起。頂上雖然平坦,但四方支出起伏,幾乎無平地之存在,至於附近海岸則有珊瑚礁排列。此間有四灣可作為碇繫小舟之所,而移民的部落皆位於澳岸,在北方者稱之為「白沙尾澳」,在東方者稱為「大寮澳」,在南方者稱為「天台澳」,在西方者則稱之為「杉板路澳」。
至於「小琉球」之名則似乎始於明朝末年鄭成功之時,並見於當時流寓者沈光文〈平台灣序〉之中。此島原本為平埔西拉雅族之根據地,西洋島名「Lambay」應即是轉訛自此族所取之島名。根據傳說,在年代不明的往昔,此族已遷居於台灣南部西海岸二層行溪下游的「喜樹港」(亦即今日之台南市「灣裡」),黃叔璥的《番俗六考》中根據此段傳說記載道:「新港、蕭壟、麻豆各蕃(皆屬西拉雅族)昔住小琉球,後遷此。」俗稱為「烏鬼番」聚居遺址的石洞,在南方的「天台澳」,《鳳山縣採訪冊》中記載道:「後有泉州人,往彼開墾,蕃不能容,泉人遂乘夜,縱火盡燔斃。」
原本移民定居於此島,在清領之後,東港的泉州人搭乘小船往來,搭建草寮於北方的「白沙尾澳」而定居,僧侶陳明山於是於此地創建「王爺廟」。黃叔璥的《台海使槎錄》中根據清康熙末年的情形記載道:「小琉球社,對東港,地廣約二十餘里,久無蕃社餉,同瑯嶠卑南,皆邑令代輸。山多林木,採薪者乘小艇登岸,水深難以維繫,將舟牽拽岸上,結寮而居,近因偵緝餘孽,所司絕其往來。」而清康熙六十一年(西元一七二二年)發生朱一貴之亂之後,清政府為憂慮其餘黨潛竄為亂而明令禁止移民往來。
至清乾隆初年左右,移民之足跡似乎暫時斷絕,清乾隆二十九年(西元一七六四年)出版的《台灣府志》〈續修〉中便記載道:「小琉球山,大海中,突起伊峰,蒼鬱蔥翠,周圍三十餘里,中無人居,多產竹木椰子,下多巉巖巨石,船碇泊甚難,為鳳山水口。」但至清乾隆中葉,又有移民偷渡前來定居,在各澳形成部落。在東方大寮澳的觀音寺,乃是由當地居民於清乾隆五十九年(西元一七九四年)時創建。當時此地屬於化外之地,直至清嘉慶十七年(西元一八一二年),才開始由當時的台灣府安平鎮官陳現瀾實地巡視,調查戶口田園,並且加以課稅,而設置寮長統治之。及至清光緒三年(西元一八七七年)時,為防止宵小的藏匿,於是分駐水師汛於當時的「白沙尾澳」。
而「天台澳」之石洞乃屬於石灰洞穴,洞中有若干鐘乳石及石筍。島的西北岸附近,有一被稱之為「花瓶石」的岩礁,針對「花瓶石」此一岩礁,《鳳山縣採訪冊》中即記載道:「花瓶石,峙海上,高二丈許,其上小松數株,類花枝插瓶然,故名」。



二十四、車城鄉[上一則][下一則][回選單]

例1.車城

此地位於恆春半島西海岸,於明鄭時期原為鄭軍之登陸地之一,清康熙末年之後為漳州、泉州移民拓殖之重要根據地,而作為此地方最古老的村街,其繁華的程度僅次於當時的恆春。當福佬籍移民形成部落之初,每每遭受高砂族之襲擊,於是環植木柵於四周圍以作為防禦之用,因此此地便被當時之移民慣稱為「木材城」、「柴城」(Tash Siang),後來此以河洛語發音之地名又被轉訛而成為「車城」(Chiah Siang)。直至清乾隆末年,逐漸發展而形成一街肆繁盛景況。
清乾隆五十一年(西元一七八六年)林爽文等人作亂,南路的林黨之首莊大田兵敗勢衰,翌年十月率領其餘黨逃竄進入北方的尖山一帶。清乾隆五十三年(西元一七八八年)二月,將軍福康安水陸並進,兵分六隊,採取四面包抄之圍攻策略,於是月五日於尖山的石洞之中擒獲莊大田本人;而其水師的登陸地點便是當時的「車城」,之後為紀念捷軍,便稱「車城」為「福安庄」,並於庄內的「福德祠」樹立石碑以稱頌其功。至清朝末年恆春修築縣城之前,「車城」皆為此地方之政治中心,於清光緒六年(西元一八八○年)設「大營盤」,有許多士兵與馬車補給軍糧,以作為防禦高砂族的本部所在地。

例2.車城灣

此地又稱「瑯嶠灣」,乃是開於北方的「鼻仔頭」(又名「車城角」)與南方的龜山之間的一灣,昔日稱「魚房港」,亦即西洋人所稱的「Expedition Bay」。所謂「車城庄」在其灣岸的四重溪口,而「射寮庄」在其保力溪口。清乾隆初年,福佬移民開拓「射寮庄」一帶地區,而逐漸及於南部地方。

例3.龜山

此山位於後灣仔海岸,為一丘陵,山頂平坦,遠遠望之,猶如龜之浮游一般,故取名為「龜山」。至於排灣族對此山之命名則為「鍋底」之意。日本明治七年(西元一八七四年)發生牡丹社事件時,日本征台軍便由「龜山」附近登陸,並於此地設置軍事本營。

例4.四重溪

因此地為恆春北部四重溪上游之谷地,故依其溪名而為該地取名為「四重溪」。而「四重溪」此一溪名,原乃依其成四個彎曲的流狀而起。此地於清咸豐初年由客家籍移民拓成,庄內四重溪中游的西岸有碳酸質溫泉,日本佔台時期已開拓成為遊浴之地。

例5.石門

此地位於「車城溪」之上游,距離四重溪溫泉場約三公里之處。因位於恆春的北界、中央山脈的盡頭、西方的虱母山與東方的五重溪山相逼近而屹立,其間四重溪流的隘峽所開之處,恰如一關門之狀,「石門」之名遂因此而起,此地名在排灣族語中則原為「相逢地」之意。日本明治七年(西元一八七四年)發生牡丹社事件時,日本軍隊曾於此地遭遇當地排灣族的激烈抵抗而死傷慘重。

例6.統埔

此地原本稱為「統領埔」,隸屬於鄭時鄭軍開拓之地。當初鄭氏之軍隊自「車城灣」登陸,逐漸推展其開屯之區域,當時之林姓統領建立營盤於東方的「康榔埔」,而「統領埔」之名亦因此而起。當時庄內有五十四名日本琉球藩民之墓,此乃因日本明治四年(西元一八七一年)時有琉球藩民漂流抵達恆春東海岸的「八瑤灣」,不幸被當地的排灣族人殺害,當時該墓位於石門內高砂族之地,至明治七年(西元一八七四年)發生牡丹社事件之後才移修於此地,墓石高五尺,表面刻有「大日本琉球藩民五十四名墓」十二字。



二十五、滿洲鄉[上一則][下一則][回選單]

例1.滿洲

此地原本稱為「蚊蟀」,日時制度改正時(西元一九二○年)才改稱為「滿州」。此地原本屬於高砂排灣族「蚊蟀山頂社」之所在地,所謂「蚊蟀」(Mangtsut)即翻譯自其社名之漢語地名。清雍正年間,「保力庄」(屬於今日之「車城鄉」)的客家移民王那的足跡首次及於此地,之後又有邱、烏、曾諸姓客家移民接踵遷移進入此地,當時移民慣稱此地為「蚊蟀埔」。清光緒三十年(西元一九○四年)之日據時期時,正式解除此地「蚊蟀山頂社」之「蕃郡」而編入平地平埔族社,並雅化其地名為近音之「滿州」(台語發音為Manchiu)。

例2.射麻里

所謂「射麻里」,即今日之「永靖」,此地原本屬於自台東南下而來的高砂排灣族「射麻里社」的所在地;清嘉慶初年左右,有客家籍移民陸續移入此地進行擴展拓殖,並與當地的高砂族人雜居而逐漸開墾完成。此「射麻里社」於日時亦被編為平埔族社。

例3.豬勞束、港口

「豬勞束」及「港口」二庄乃是以「豬勞束」為中心的一區,原屬於高砂族「豬勞束社」之區域,清嘉慶初年客家移民於附近之港口、溪口處建立起一庄,稱之為「港口庄」。「豬勞束社」的馴化程度頗高,財力狀況亦能與移民相比,於日本領台之後便傾心歸附,早在明治二十九年(西元一八九六年)時即為高砂族的兒童教育,創設「國語」(日語)傳習所。明治三十四年左右(西元一九○一年),頭目潘文杰將同族數十人遷移至牡丹灣附近。明治三十五年(西元一九○二年)時,又設置熱帶植物殖育場於「港口庄」附近。此「豬勞束社」於明治三十七年(西元一九○四年)亦被編為平埔族社。

例4.龜仔角

此「龜仔角」地名,乃是高砂族之語,為一位於恆春東南海岸墾丁附近的山上一小部落,日領後明治三十七年(西元一九○四年)時才被編入行政區域之內,當時此地仍保存有若干之高砂族之色彩。清同治六年(西元一八六七年)三月九日,美國船隻「Rover號」遇風觸礁,沈沒於七星岩海上,船長Hunt夫婦及若干名船員搭乘小艇漂流至「龜仔角社」的海岸附近,不幸遭到當地社人之襲擊,盡數遭到殺戮。

例5.九個厝

此地原本屬於高砂排灣族「四林格社」之根據地。清同治末年時,漢族移民之足跡逐漸及於此地,並與當地之「阿眉族」雜居而聯合建立九個厝庄,故為該地取名為「九個厝」。

例6.萬里得

「四林格社」的「阿眉族」約於距今二百餘年之前移居於此地,而鳳山縣的移民亦於一百餘年之前移至此地定居。

例7.老佛

此「老佛」之地名乃為高砂族之語,為遷居恆春之「阿眉族」之故址所在地。

例8.巴龜兒

此地亦原為「阿眉族」之部落所在地。

例9.八瑤灣

此「八瑤灣」之名,亦為高砂族之語,「八瑤灣」為恆春東海岸「港仔鼻」與「南仁鼻」之間的一小小海灣。日本明治四年(即清同治十年,西元一八七一年)十一月六日,琉球藩宮古島民共六十九人漂流至「八瑤灣」,其中三人溺死,其餘六十六人因迷路而進入附近深山之中,不幸被當地高砂排灣族牡丹社人拉去,其中的五十四人慘遭殺害,只有十二人倖免而得以歸國,因此事件,日本政府遂出兵征伐牡丹社。



二十六、三地鄉[上一則][下一則][回選單]

例1.三地

此地乃位於中央山脈南段西側、「隘寮南溪」至「尾寮山」之間,為高砂排灣族「三地門」(Santimon)等各社族人居住之地。日據時期此地屬於屏東郡蕃地,直至台灣光復之後才獨立成為一鄉,並取名為「三地門」,直至民國七十九年(西元一九九○年)才又因應地方之要求而改稱為「三地鄉」。



二十七、霧台鄉[上一則][下一則][回選單]

例1.霧台

此地原本為魯凱族「傀儡」群「霧台社」(Butai)之聚集地區,魯凱族語中之「霧台」乃是指許多小社聚集而成的大社族,相當於漢族各姓氏中所謂的「大宗」。此地於日據時期屬於屏東郡蕃地,台灣光復之後才獨立成為一鄉,並正式定名為「霧台鄉」。



二十八、瑪加鄉[上一則][下一則][回選單]

例1.瑪加

此地為西排灣族「瑪加雜牙雜牙」(Makazayazaya)社之居住地,在「隘寮溪」南岸海拔七百五十公尺的山坡地,排灣語中「瑪加雜牙雜牙」便是指傾斜的山坡地。此地於日據時期亦屬於潮洲郡蕃地,直至台灣光復之後才獨立成為一鄉,並正式定名為「瑪加鄉」,如今此鄉內設有全台第一大的「台灣山地文化園區」,保留有台灣先住民各部族之建築與各式文物。



二十九、泰武鄉[上一則][下一則][回選單]

例1.泰武

此地位於「東港溪」上游以及「瓦魯斯溪」之間、中央山脈西側一帶,原有西排灣族「托窟文」(Tokubun)等三大社居住在三千公尺的北大武山及二千八百公尺的南大武山之間的谷地,由於鄰近之台東縣已有「大武鄉」之地名,故此地在台灣光復之後不僅獨立成為一鄉,並且正式定名為「泰武鄉」以與「大武鄉」有所區別。



三十、來義鄉[上一則][下一則][回選單]

例1.來義

此地位於南大武山至力力溪之間的中央山脈地區,於日據時期屬於潮洲郡蕃地,台灣光復之後才以當地西排灣族「來義」(Raii)大社之社名以作為此鄉之鄉名。清代則以近似音之台語發音而稱呼此地為「內社」,現今此地之鄉公所乃位於「窟那那巫」(Kunanau),排灣語之意即指此地為「涼快的大樹下」。



三十一、春日鄉[上一則][下一則][回選單]

例1.春日

昔日中央山脈西側之山區乃為排灣族之大本營根據地,本區有「喀蘇柏幹」(Kasuvongan)大社,日據時期由於日語將「春日」讀為「Kasuga」,於是將其簡化而改為「春日」鄉。



三十二、獅子鄉[上一則][下一則][回選單]

例1.獅子

此地原本為排灣族支族「腳歐伯伯」(Chaobo obol)之聚集地區,當地之先住民傳說於「內獅村」中有一巨大岩石,其形狀酷似一隻獅子,故為當地命名為「獅子」。此地於日據時期屬於恆春郡蕃地,台灣光復之後才獨立成為一鄉,並正式定名為「獅子鄉」。



三十三、牡丹鄉[上一則][回選單]

例1.牡丹

北從太平洋海拔八百零三公尺的「女仍山」,南至五百九十二公尺的「四林格山」之間的中央山脈,素來即是高砂排灣族「蘇夸羅夸雷」(Suqaroqare)支族「趴立拉立克」(Parilalic)「牡丹社」之分佈地區,之後遂將該地簡稱為「牡丹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