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名由來

台北、基隆宜蘭桃園新竹苗栗台中彰化南投雲林

嘉義台南高雄屏東台東花蓮澎湖

 

一•宜蘭市 [下一則][回選單]

例1•宜蘭 

原稱為「噶瑪蘭」、「蛤仔蘭」、「蛤仔難」、「蛤仔欄」或「葛雅蘭」等,此地名乃譯自佔據宜蘭平原的平埔噶瑪蘭(Kavalan)族之名稱,後來由種族名轉變而成為當地地名,相傳此地名之意為「居住在平原的人」。西元一六三二年,有西班牙人傳教士Hahint Esquival在其《東部台灣地名表》中以「Kibanuran」為此地標記;郁永河所著《裨海紀遊》稱此地為「葛雅蘭」,《番境補遺》則寫作「葛雅藍」;《鄭天亭集》則寫作「蛤仔欄」;嘉慶年間有一賽沖河將軍,在其奏疏之中將此地寫作「蛤仔蘭」;蕭竹(亦為嘉慶年間人士)在其詩中則稱此地為「甲子蘭」;另外,《噶瑪蘭廳志》中則有記載總兵武隆阿奏請將「蛤仔蘭」改稱為「噶瑪蘭」。閩浙總督方維甸在其奏請將「噶瑪蘭」收入版圖狀中對此地地名亦有簡略說明:「地名噶瑪蘭係蕃語,閩音不正,訛而為蛤仔難」。
宜蘭一帶地方原皆屬於平埔族之所有地,清康熙六十一年巡視台灣御史黃淑璥所著之《番俗雜記》中有云:「由雞籠山後,山朝社、蛤仔難、直加宣、卑南上,民人耕種樵採所不及,往來者鮮矣。」而乾隆年間出版之《台灣府志》中亦云:「山朝山南,為蛤仔難三十六社,生蕃所居,人跡罕到。」雍正二年出版之《諸羅縣志》中有記載曰:「蛤仔難以南,有猴猴社云云,多生蕃,漢人不敢入各社,夏秋划蟒甲載鹿脯通草水藤諸物,順流出近社,與漢人互市,漢人亦用蟒甲,載貨物以入灘,流迅流,船多覆溺破碎,雖利可倍蓰,必通事熟於地理,乃敢孤注一擲。」是故當時雖在海岸處有些交易活動,但尚無移民敢深入內地拓殖。
清乾隆三十三年,有林漢生率領眾人進入此地,企圖大肆加以開墾,但不幸被殺;以後雖陸續有漢人進入,但皆未能成功。漢人開發宜蘭,漳州人吳沙可說是「開蘭第一人」,乾隆五十三年,吳沙與通事許天送、朱合、洪掌共同謀議,大量招募漳州、泉州、廣州三地的移民,連同鄉勇二百餘人、善平埔族語者二十三人,於清嘉慶元年九月十六日,入墾宜蘭平原,因漢人之積極入墾使原居此地之平埔族人感到惶恐憤恨,遂以武力向入墾之漢人抗議,雙方爭鬥激烈,當時許多人因水土不服而感染傳染病,約有五百人左右死亡;之後因吳沙施醫術救活許多得到疾病之平埔族人,平埔族人為表感激之情,自願分地給漢人開墾,於是吳沙「埋石設誓」,和平埔族人約定互不相擾,而繼續向南墾拓,並進抵蛤仔難北部烏石港,隨即築土圍為基地,而終能逐漸開拓附近區域各地。
至嘉慶十五年(西元一八一○年),拓殖活動已顯露初步成就,此地亦開始被納編入版圖,設置噶瑪蘭廳,當時委辦開廳事宜之台灣知府楊廷理,則選擇於位居此地中部之「五圍」建城。至此,平地之拓殖已逐漸就緒,但附近山地仍為剽悍之高砂泰雅族活動範圍,而高砂族不時發動之「出草」對漢人危害甚巨,故於清道光年間設置噶瑪蘭地方之二關二十餘隘,對高砂族之侵犯加強防備。清光緒元年(西元一八七五年),更改廳為縣,並將此地地名由「噶瑪蘭」改稱為「宜蘭」。



二•頭城鎮 [
上一則][下一則][回選單]

例1•頭圍堡 

位於宜蘭平原的北部,為宜蘭地方率先開闢之地區。清嘉義元年頭圍先行開拓,嘉慶二年二圍相繼成立,因當時陸續遷居至此的泉州移民人數尚不足百名,於是與當地頭圍之漳州移民分地,並加以開墾為菜園地。嘉慶十五年,頭圍成為此堡之主地,稱之為「頭圍抵美簡莊」,應譯自當地平埔族之社名,此即為之後頭圍街之前身。

例2•頭城 

原稱作「頭圍」,因是當時漢人入墾宜蘭時,為了自衛所興建的頭一座土製城堡而得名。位於宜蘭平原的北部,西北兩方有山岳盤據,東方則面臨大洋,又有冷水溪之支流:頭圍溪由南方流至此地之海岸入海,故有「烏石港」之開闢。此烏石港因相對於濁水溪口之「東港」,故又稱作「西港」。頭城在初期因有烏石港之便,與外界之貿易頻仍,商業鼎盛,遂成為當時宜蘭一帶最熱鬧之處,並因當地富商興建十三座店舖和倉庫,而成了宜蘭最著名之「十三行」;由於頭城墾闢成功,此後大量的漳州移民經過這裡而進入宜蘭各處,頭城一時農事大興,人員繁盛,成為宜蘭初期之政治、經濟和交通中心。清嘉慶元年(西元一七九六年),又有漳州移民吳沙計畫開拓蛤仔難一帶之平埔族所有地,開始積極興築土圍於此處以做為基地,因為是此地區的頭一個土圍,故命名為「頭城」,之後因有噶瑪蘭廳之建置完成,為忌避冒用「城」字,而改稱「頭圍」,戰後遂又回復原名為「頭城」。
頭城此地為宜蘭一地之重要門戶所在,且昔日海水頗深,又有砂堤可防海波,各式船舶得以安全停泊,因此成為當時百貨經過交易之所;但後來港口逐漸淤塞,除非滿潮,否則即使是中國之淺底船亦不能由此順利出入,此外,清光緒十九年,因發生洪水而導致淡水溪流產生分歧,挹注入東港,影響頭圍與宜蘭之間的舟路交通,以往經由此地出入的貨物遂逐漸為東港所吸收,頭城商勢至此正式衰弱,再不如舊時興盛。

例3•烏石港 

又稱作「西港」。為位於頭城南方的港灣,由於港口有黑石而得名。

例4•真武廟

位於頭城鎮內,相傳乃創建於清嘉慶初年,廟中奉祀北極真武七宿,。《噶瑪蘭廳志》中有相關記載:「北方元武七宿其象龜蛇,而廳之形勢,北有龜嶼,在海中,為天關,南有沙仙一道,蜿蜒海口,為地軸,故堪輿家以為龜蛇把口之象,土人因建廟以鎮之」。

例5•打馬煙

又可寫作「達媽嫣」、「八知買譯」、「巴抵馬悅」等。在頭城鎮內「三抱竹」(即今日之三寶竹),此地名乃是譯自曾在此地之平埔噶瑪蘭族之社名。原係製鹽之意,此噶瑪蘭族原由南方沿海海濱遷來此地,以此鎮新興之大樹所在地為開拓中心,相繼建立南北二社,但之後因不堪附近泰雅族之不時騷擾與侵犯,故涉溪而遷至海濱沙崙一地,並持續從事於製鹽業。

例6•龜山島

又稱作「龜嶼」。位於宜蘭縣頭城鎮海岸以東約十公里處,其周圍約有九公里,乃是西洋人所云之「Steep」島。龜山島乃由二個火山質丘阜形成,呈圓錐狀,西丘大,東丘較小,兩丘接連屹立於海中,若由遠處眺望之,其形狀即如海龜浮游於海面一般,故名為「龜山島」。
龜山島長久以來皆為無人島,平時人跡罕至,只有宜蘭濱海漁民偶爾泛著小舟至附近捕魚而已。清道光初年(西元一八二○年),頭城鎮大坑罟之漳州移民認為為龜山島應有漁業之利,且島上內部亦適於耕墾,於是糾集伙伴共十三人移居龜山島上,以後,其他移民便接踵而至,人數緩緩增多;根據清道光二十五年六月前來此島的英國軍艦記事便記載龜山島上有人口大約一百五十人。清乾隆末年龜山島發生火山大爆發,《噶瑪蘭廳志》有相關記載:「相傳乾隆末年,有多羅遠社老番,忽見龜山開裂,知漢人將至。」清時於此島上曾駐紮汛兵二十四名。
龜山島古來有宜蘭的「海中天關」之美稱,《噶瑪蘭廳志》亦描述了此島之自然美麗景致:「岸臨無際,孤嶼聳起,與玉山遙遙作對,其縈波蹩蹩,近復興沙仙蜿蜒,天然作廳治門戶,形勢家所謂龜蛇把口是也。其龍從蘇澳穿海而來,一路石礁,高者如拳,小者如卵,隱隱躍躍,如起如伏,山週二十餘里,高二百餘丈,朝旭初升,變幻萬狀,蘭陽八景所謂龜山朝日者,此其第一,將雨則噓霧咽雷,聲如震鼓,中匯一潭,清澄徹水,春夏間時有漁人結網焉」。



三•羅東鎮 [
上一則][下一則][回選單]

例1.羅東

又寫作「老慬」、「老懂」,譯自此地平埔族語「Roton」,原係「猴子」之意。相傳此地路旁有一大石,形狀猶如似猴子一般,故名。關於此地地名,又有另一傳說,相傳此平埔族古址曾有一棵老榕樹,當時棲息著一大群猴子,故當地以「猴子」命名。清嘉慶十四年(西元一八○九年),有漳州移民遷入,將原先居住於此地之平埔族驅逐,並逐漸形成一部落。此地正當北方宜蘭與南方蘇澳間的中路,西方是叭哩沙原野,東方以東港為吞吐海口,故成為貨物的集散地,其繁榮景況堪與宜蘭相比。

例2.阿里史

命名為「阿里史」的地名有二處,其一位於今之羅東鎮,另一則在今三星鄉。按嘉慶九年(西元一八○四年),今台中豐原市附近的岸里社平埔族人,為避免其他漢人移民的壓迫,而與阿里史、東螺、北投、大甲、通霄等社之平埔族人一起由苗栗內山穿越而過,並終於進入叭哩沙(今三星鄉)原野。阿里史社原本先遷移至今羅東鎮阿里史,之後才又再遷居至三星鄉阿里史,但兩地皆以原社名「阿里史」為遷居地命名。至於從台中地方遷來移住者則並未建社,而只是沿用「阿里史」此一名稱,其中大甲、通霄二社大部分乃復返原址。

例3.打那岸

古寫作「哆囉岸」,漢人也有寫作「打那岸」者。應是譯自曾佔據此地之噶瑪蘭族之社名,原是「鹿仔樹」(即楮木)之意。《噶瑪蘭廳志》記載此社之地理位置為:「分佈於廳北八里,抵美抵美之北,隔踏踏溪相望。」可知應是後來才遷居羅東。又其一部份與武暖等社一起遷往番子寮、大溪、梗枋、白石腳等地。

例4.歪子歪

或寫作「外阿外」,應亦譯自曾在居於此地之噶瑪蘭族社名。此社大部分遷移至叭哩沙(今三星鄉)一帶。



四•蘇澳鎮 [上一則][下一則][回選單]

例1.蘇澳

蘇澳是位於在宜蘭平原南端的一天然良港,又可細分為北方澳及南方澳二小灣,蘇澳南北西三方皆有山岳圍繞,東方則臨海,此灣可謂之港闊水深;蘇澳鎮的市街則位於南方澳與北方澳兩灣之中,外來商物可由此港經由北方隘谷而通抵羅東鎮。《噶瑪蘭廳志》中對蘇澳港有簡略描述:「蘇澳,口大,尚無大商船到港,左為南風澳,右為北風澳」。至於「蘇澳」此一地名,據傳乃取自一百多年前移民團一統領「蘇士尾」之姓而命名,「蘇澳」之「澳」字為「灣」之意,也就是指「河口」。
蘇澳是在宜蘭地方中最先聞名者,早在明嘉靖末年,有一海賊林道乾就以蘇澳此地為做竄泊之基地:而據傳西班牙人佔據台灣北部時,於北方有意加以計畫設置一港口做為守備之用,往來勘查後擇定此地,並名為「San Lorenzo」。但此地因地屬偏僻,又近高砂族之地界,自古以來對外往來即十分稀少,所需貨物大多經由宜蘭頭城鎮之烏石港出入;其後烏石港因遭受風災、水災肆虐而形勢大變,再不便巨船由此出入,因此在清道光年間,清政府特招商戶由蘇澳運出當地土產的米穀等貨物,乃逐漸使此地趨於發展。相傳至清光緒二年時,大小商賈數量已漸增而達至百餘戶之數,但好景不長,光緒二年七月蘇澳市街又遭洪水侵襲破壞,不復繁盛舊觀。日本政府領台之後,亦曾指定蘇澳港做為特別輸出港,後來卻又因缺乏甚大的貿易關係而加以封鎖。

例2.南方澳

昔日俗稱「蛤仔難的有猴猴」。此地的平埔族原居今花蓮縣新城鄉,因不堪鄰近太魯閣族之侵害,而於一百多年前遷移至南方澳的西北約四公里,土名「猴猴」的高地,之後再轉居於蘇澳鎮之猴猴平地處。日本大正十年(西元一九二一年),日政府收購此地以作為漁港用地,當地之平埔族於是又遷往東澳或南方澳背面之海岸山麓,甚至遷往其祖先故址新城一帶居住。

例3.猴猴

又寫作「猴猴田寮」、「高高田寮」或「高高」,是指當時番人從事農耕活動時所使用的田寮,此地名應譯自噶瑪蘭族之社名。此族似為山地高砂族,《噶瑪蘭廳志》對此社風俗之描述如下:「猴猴一社,從蘇澳之南方澳移來東勢,其言語風俗獨與眾異,婚娶不與各社往來,至今番女多有至老而不得配者」。

例4.馬賽

譯自高砂族語。此地原是猴猴社人罟網打獵之地,後來淡水廳所轄之蓬山族遷移至此地從事拓墾,其中馬賽社特別受到噶瑪蘭廳的保護,故由原來的蛤仔難三十六社,再加上馬賽一社,而稱之為「噶瑪蘭三十七社」。



五•礁溪鄉  [上一則][下一則][回選單]

例1.礁溪

礁溪原意是指乾涸之溪道或無水溪,因礁溪附近的溪流除了雨季之外,幾乎呈乾涸之淺灘沙洲狀態,「礁溪」之地名即由此而來。礁溪附近有溫泉湧出,為台灣著名之溫泉之鄉。

例2.番割田

乃「番割」之田地之意。《噶瑪蘭廳志》云:「番割,沿山一帶有學習番語、貿易番地者,名曰番割」。

例3.武暖

原是噶瑪蘭族社的所在地,漢人移民也將之寫為「奇武暖」、「奇五律」、「幾穆蠻」等。此社之族人有一部份於清道光二十年間(約西元一八四○年左右)遷往頭城鎮番子澳、大溪、梗枋等地,並從事於捕魚,也有一部份移居至白石腳附近開鑿山場以維持生計,另有一部份則於清咸豐年間退居至花蓮港一帶。又此武暖社之分社高東社,於清咸豐年間由於疾病或失業之故而流散四方,最後終喪失社名。

例4.新子罕

原亦為噶瑪蘭族社的所在地,漢人移民對此地名有多種寫法:「新仔罕」、「新那罕」、「丁仔罕」、「丁子難」、「辛也罕」、「新仔羅罕」等,為「河邊」之意。此社一部份與武暖、抵美抵美等社之後一同遷居番子澳、大溪、梗枋、白石腳等地。

例5.抵百葉

也寫作「抵馬悅」、「都巴嫣」,為「燒地」之意。此地名亦譯自曾佔居此地之噶瑪蘭族社之社名。

例6.奇武蘭

即「茅埔」,又寫作「奇蘭武蘭」、「淇武蘭」、「熳魯蘭」等,皆譯自曾佔居此地的噶瑪蘭族社的社名。一說此地名之原意為「鴿子多的地方」。此社族人與武暖、抵美抵美、打那岸、新子罕等社之部份族人,一同遷移至梗枋、大溪、白石腳等地。

例7.奇立丹

漢人移民亦有將此地名寫作「棋立丹」或「幾立穆丹」,譯自曾佔居此地的噶瑪蘭族社的社名,其此名之意有兩種說法,一為「溫泉」,一為「鯉魚」。此社之族人後來移居至頭城鎮港澳一帶居住。

例8.瑪僯

又寫作「馬麟」或「貓乳」,譯自曾佔居此地的噶瑪蘭族社的社名。

例9.踏踏

又寫作「達普達普」,其此名之意亦有兩種說法,一為「無水」,另一則為「濁水」。此「踏踏」地名亦譯自曾佔居此地的噶瑪蘭族社的社名。此社後來也遷往頭城鎮港澳一帶。

例10.柴圍

此地於剛開始開拓時,漢人設置柴圍(即木造柵欄)用以防備高砂族之侵害,故以「柴圍」為此地命名。

例11.竹篙厝

即「湯圍」,因房屋狹長深邃形如竹篙,故取名為「竹篙厝」。



六、壯圍鄉 [上一則][下一則][回選單]

例1.壯圍

地名源自民壯圍堡。此堡係於清嘉慶五年五圍拓成時,當時的開墾頭目吳沙為酬謝當初協助墾拓之民壯而命名之地,故名。嘉慶十五年(西元一八一○年)成立壯圍鎮平庄,以為第四堡的主地。今壯一、壯二、壯四、壯五、壯六、壯七等地名,皆是當時民壯依次受分配之地名。

例2.土圍

又可稱為「壯圍庄」。土圍之類地名乃是當初開拓時修築土圍以防高砂族之侵害,並進行佔地開墾之地。宜蘭地方頭圍、二圍、三圍、四圍、五圍(今之宜蘭市)等地名,皆是於清嘉慶年間開拓宜蘭蛤仔難平埔族地時,依次於開墾之際修築土圍以防備高砂族侵害之順序而命名者。

例3.奇立板

昔日也寫作「奇立援」或「幾立板」,譯自曾佔居此地的噶瑪蘭族社的社名。

例4.羅罕

或有寫作「新仔羅罕」、「新那嚕罕」、「礁仔壟岸」或「礁礁人岸」,譯自曾佔居此地的噶瑪蘭族社的社名。原為「渡船」或「渡濕地」之意,故此社後來又有一名曰「下渡頭社」。

例5.霧罕

又可寫作「貓里霧罕」、「麻里目罕」、「瑪嚕穆罕」,譯自曾佔居此地的噶瑪蘭族社的社名。此社乃為係奇立板社之一派,社名原取自某老頭目之名。

例6.美福

或寫作「抵美福」、「都美鶴」,譯自曾佔居此地的噶瑪蘭族社的社名。此社除有一部份仍留居原址或「壯二」一帶之外,其餘族人則遷往叭哩沙附近。

例7.抵美

古時也有寫作「都美都美」、「抵密密」或「芝密」,譯自曾佔居此地的噶瑪蘭族社的社名。此社一部份族人與武暖等社族人一同遷往番子澳、大溪、梗枋、白石腳等地。



七、員山鄉 [上一則][下一則][回選單]

例1.員山

此地原屬於古員山堡,因此堡內有一員山,故名。員山約只五十八公尺高,因此山形狀渾圓,且其四周地勢平坦,故稱「員山」。清嘉慶九年(西元一八○四年)末,有漳州移民開始拓墾此附近一帶地方,並首先建立此鄉內的「內員山」及「三圍」地方,之後逐漸拓殖至「大湖」等地。

例2.珍珠滿力

或者寫作「屏仔狎力」或「賓那瑪拉」等,譯自曾佔居此地的噶瑪蘭族社的社名。

例3.擺厘

又寫作「擺離」、「擺立」等,譯自曾佔居此地的噶瑪蘭族社的社名。



八、冬山鄉 [上一則][下一則][回選單]

例1.冬山

原稱「冬瓜山」,因此地有一形似冬瓜之山,故名。於西元一九二○年之前皆習稱為「冬瓜山」,直至日時制度改正時方簡稱為「冬山」。

例2.打那美

又寫作「打蚋米」、「達立糜」,譯自曾佔居此地的噶瑪蘭族社的社名。此社一部份族人遷往叭哩沙(今日三星鄉),另一部份則與「加禮宛」、「打朗巷」等社族人一同遷往北方澳一帶,或者遠遠遷移至今日花蓮港等附近一帶定居。

例3.武淵

又寫作「馬荖武煙」、「貓里府煙」、「毛老甫淵」、「瑪拉胡嫣」,譯自曾佔居此地的噶瑪蘭族社之社名。

例4.武罕

又寫作「穆罕穆罕」或「勿罕勿罕」,譯自曾佔居此地的噶瑪蘭族社之社名。

例5.珍珠美簡

又寫作「珍汝簡」或「丁嚕哩幹」,譯自曾佔居此地的噶瑪蘭族社之社名。

例6.里腦

也寫作「里荖」或「女老」,譯自曾佔居此地的噶瑪蘭族社之社名。

例7.奇武芼

也寫作「奇毛字老」或「幾穆撈」,譯自曾佔居此地的噶瑪蘭族社之社名。

例8.頭堵、二堵、三堵

此類地名皆是因當初曾築設土堵,藉以防備鄰近高砂族之侵害而得名。

例9.廣興

因此地為廣東客家移民興業之地,故以之命名。



九、五結鄉 [上一則][下一則][回選單]

例1.五結

宜蘭地方多有一結、二結、三結、四結、五結、六結、七結、十六結、十九結、三十九結等地名,皆是因當初至此之拓殖團體之結首分段數或其順序而命名。

例2.掃芴社

即為「頂五結」,或者也寫作「沙豁沙豁」,譯自曾佔居此地的噶瑪蘭族社之社名。此社族民性情甚為剽悍,據傳與泰雅族有密切淵源關係。

例3.利澤簡

也寫作「其澤簡」、「奇澤簡」或「里德幹」,譯自曾佔居此地的噶瑪蘭族社之社名。一說此社族民於清咸豐年間已移居「加禮宛」一帶。

例4.婆羅辛子宛

即為「頂清水」,也有寫作「丁仔難」、「巴嚕新那完」或「婆羅辛仔遠」,譯自曾佔居此地的噶瑪蘭族社之社名。

例5.加禮宛

即為「頂清水」,也寫作「加禮遠」、「噶里阿完」、「佳笠宛」、「交里宛」等等,譯自曾佔居此地的噶瑪蘭族社之社名。此社與「掃芴」、「奇武老」二社合稱為「東勢三大社」,清道光二十年(西元一八四○年)時,禮宛社族人與「打朗巷」及「打那美」等社之一部份族人一同遷往南方澳一帶,或者遠遠遷移至今日花蓮市北方之加禮宛原野,而後再南下至今日台東市加走灣附近,故亦被稱之為「加禮宛番」。相傳加禮宛社族人原皆十分富裕,但之後竟因賣光所屬田產而喪失生計,不得已只好離鄉背井、遠遷他方。
據傳當時的移民開設公館,可以一定比率以稻穀換酒,平埔族人多性喜飲酒,到了秋收時竟因所收成的稻穀不夠償還酒錢,而不得不變賣田地還債,之後更不得已遠遷花蓮港地方定居。沈葆楨的〈開山情形疏〉有關於此社之簡略記載:「岐來平埔番,居鯉浪港北者曰加禮遠、竹子林、武暖、七結仔、談仔秉、瑤歌,凡六社統名加禮遠社,頗耕種」。移民多稱「加禮宛港」為「東港」,因此港位於濁水溪與冷水溪的支流蔀後溪匯合東流入海之處,《噶瑪蘭廳志》亦有云:「港口水,較頭圍烏石港尚深三尺,並無暗礁」。

例6.流流

即為「頂清水」一帶,也寫作「撈撈」,譯自曾佔居此地的噶瑪蘭族社之社名。一說此社為「新仔罕」社之分社。



十、三星鄉 [上一則][下一則][回選單]

例1.三星

原稱為「叭哩沙喃」,乃是譯自平埔族之地名。西元一六三二年,駐淡水的西班牙傳教士所製「東部台灣地名表」針對此地記做「Purusarum」。日本領台之後,先除去「喃」字,而稱為「叭哩沙」,至日大正九年(西元一九二○年)進行台灣地方制度改正時,將此地改稱為「三星」。
此地方原為古溪洲堡西邊之原野,位於與宜蘭平原形成不等邊三角形之頂點處,亦為叭哩沙溪縱橫分流而為洲磧之處,其主地是昔日之「叭哩沙莊」(今日三星鄉)。北方的阿里史則是清嘉慶十四年(西元一八○九年)遭到其他移民驅逐,自羅東地方遷徙而來之平埔阿里史等社建立之部落。清道光五年(西元一八二五年)此地正式設置有「叭哩沙喃隘」,《噶瑪蘭廳志》有記載曰:「叭哩沙喃隘,距廳西三十里,在蕃山前,重溪環繞過山,即額刺王字生蕃,最為險要,內別一路,從鹽菜甕番玉山腳,可通竹塹九芎林,係粵籍分得地界,與大湖內山一條,皆開蘭事宜中所謂,預籌進山備道以策應緩急者也。」但以後仍被放任荒蕪,直至清光緒十二年(西元一八八六年)政府設置撫墾局以後,開拓活動方始就緒。

例2.中溪洲

位於叭哩沙溪之流域,凡是溪水顯著氾濫,因水流而生成之地,皆可稱之為「溪洲」,其他如「大州」、「清州」、「浮洲」等地名皆然。清嘉慶十六年許,噶瑪蘭通判楊廷理之〈出山漫興詩註〉,就曾針對巡視此地方的情形記載道:「至溪洲,前進則蘆葦叢生,堅如竹,溪水氾濫,道路泥沼,每下腳,幾欲沒腰,小徑穩穩,生蕃往來,僕夫縮頸」。



十一、大同鄉 [上一則][下一則][回選單]

屬泰雅族居住地,此地之泰雅族人多佔居於宜蘭濁水溪之上游兩岸,故清時被稱之為「溪頭番」。



十二、南澳鄉 [上一則][回選單]

亦屬泰雅族居住地,此地之泰雅族人多居於宜蘭濁水溪上游及大南澳溪上游一帶,清時亦多被稱之為「南澳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