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諺語

四十一、閰羅王開酒店-毋驚死才來。

歇後語。意謂閰羅王開的酒店,誰敢上門?只有不怕死的才上門。如擺鴻門宴或相約格鬥、撕殺,不怕死的才敢赴約,就可以此諺形容。


四十二、正刳倒削。

刳:刨也。倒削:從反面或反方向削木材。
刳或削均為使木材表面平光之動作,亦即從正反兩面譏諷人。

類似諺語:

(1) 日本刳刀-倒刳。
歇後語。刳刀:刨刀。
台灣製造之刨刀,刨木材時往前推,而日本刨刀刨木材係往後拉,與台灣刨刀之用法反方向,叫做倒刳,借喻從反面嘲諷人,亦即暗諷之意。

(2) 隨人的竹腳無竹刺,公的廳堂上青苔。
隨人的:各人所有的。公的:公同共有的。上青苔:長青苔。
意謂各人所有的產業,勤於耕作經營,就連竹欉之下都無殘枝敗葉,但公有奉祀祖先神主牌位之廳堂,卻無人打掃清理滋生青苔。比喻人性自私,只圖私利,不重公益。

(3) 死豬鎮稠。
鎮:占位:稠:豬舍。豬圈。
謂死豬占住豬舍,影響活豬的生活空間。譏人尸位素餐,即俗稱之占住茅坑不拉屎,如有人不做事,不退休,占住職缺,妨礙別人升遷,就可以此諺嘲諷。


四十三、圓仔炒麵線──膏膏纏。

歇後語。圓仔:湯圓。膏膏纏:糾纏在一起。
謂將湯圓與麵線在一起炒,勢必纏在一塊。
譏諷人死皮賴臉,糾纏不休。如追求異性朋友,遭對方堅拒,不予理會,卻仍死纏活纏不放,或向人貸借金錢被拒,但仍不死心,糾纏不已,皆可以此諺形容。


四十四、土地公看傀儡──愈看愈花。

歇後語。傀儡:木偶、木偶戲。亦稱牽絲戲。
台灣各地不論在家或廟宇所供奉之土地公雕像或神像均為白髮皤皤之耆老,年邁必定老眼怕花,土地公觀看身上綁了許多絲線的木偶戲,看得眼花撩亂,愈看愈花,看不清究竟。比喻對於變化多端或複雜之事物,看不出端倪,逾看逾糊塗。


四十五、鴨稠內無隔暝渡滾。

鴨稠:鴨舍、鴨寮。隔暝:隔夜。渡滾:蚯蚓。
鴨子喜歡吃蚯蚓,鴨舍內之蚯蚓不可能過得了夜,比喻不可能留下或剩餘,就如台語俗話說:「生食都無夠,那有通曝干」。

 

類似諺語:

(1) 乞食,無通加落粿。
無通:不會有,不可能發生。加落:掉落,丟棄轉讓。
粿:米浸水磨碎,經過蒸炊做成的年節食品。
乞丐(乞食)不可能自己做粿,好不容易乞討而得的粿,不可能讓它掉落,讓與或丟棄,諷刺一個人,其所有的東西或錢財均不可能施捨或贈與他人,吝嗇至極。

(2) 狗嘴,那有通加落屎。
那有通:那有可能。加落:掉落,遺漏。
狗嗜吃糞便遇到糞便不可能遺漏不吃,食到嘴裡更無掉落之可能,引喻為吝嗇到滴水不漏。義與「乞食,無通加落粿」相似。

(3) 死蛇都食落,活河鰡那有通放伊去。
食落:吃下。河鰡:泥鰍。那有通:那裡會。
一般人大都不敢吃蛇,何況死掉而不新鮮的蛇,更是退避三舍,竟然有人連死蛇都不放過,吞食下肚,既可口又富營養的活泥鰍,豈有放掉之理?比喻貪婪之人,只要到手的利益,擁抱不放,不可能漏失。

(4) 蛇都食了,那有鱔魚留得活。
本諺語意與上句相同。


四十六、十二月天,睏厝頂──凍霜。

睏厝頂:睡屋頂。十二月天:寒冷的十二月天氣。
寒冷的十二月嚴冬夜裡,在屋頂上睡覺,會結凍降霜,簡稱為凍霜,而凍霜係譬喻一毛不拔極端吝嗇之人。

類似諺語:

(1) 十二月厝尾頂──凍霜。
歇後語。厝尾頂:屋頂。
本諺與上句意義完全相同。



四十七、為錢生,為錢死,為錢走千里。

謂商人為了賺錢不顧生死,遠走他鄉異域,從事貿易或設廠,備極辛苦。如台灣近來傳統產業逐漸衰退,以致傳統產業外移之風頗盛,台商至中國大陸投資設廠或至鄰近國家投資經商者比比皆是。


四十八、為膣散,為膣死,為膣走千里。

膣:女陰。此處,以女陰代表女人。散:貧窮。
謂男人為了女人,弄得傾家蕩產,以致貧窮,甚至為了女人犧牲生命,且為了女人,天涯海角,千里奔波亦在所不惜。喻男人為了女人不顧一切,不畏生死,不懼艱辛,奔波於天涯海角。


四十九、蕃藷毋驚落土爛,只求枝葉代代傳。

蕃藷埋入土中(落土),長出枝葉後,在泥土中慢慢腐爛,新生之枝葉逐漸茂盛,而得以繁衍後代,引申比喻,為了生命的延續,血脈相傳,不惜奉獻犧牲。


五十、歹鑼累鼓,歹尪累某。

歹鑼:指打鑼打不好。累鼓:連累打鼓的人。
歹尪:不好的丈夫。累某:拖累妻子。
謂打鑼的人不照拍板或速度打,會連累打鼓的不知所措,不好的丈夫,如不務正業,遊手好閒,花天酒地,甚或作奸犯科,就會拖累妻子。

類似諺語:

(1) 打鼓的累死噴吹的。
噴吹:吹嗩吶、吹喇叭。
謂打鼓的如不照節拍速度,打得太快,將使吹嗩吶(喇叭)的跟得很辛苦,喻連累別人。

(2)火燒山連累猴。
山區失火,猴群須遷徙逃離原居地,否則必葬身火窟,與「城門失火,殃及池魚」同義。

(3) 火燒厝,燒過間。
房屋失火,延燒到鄰房,喻池魚之殃,遭他人連累,受無妄之災。

回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