薪傳劇藝 擁抱金鐘──影、視、劇三贏的小生唐美雲


文•圖片提供/郭麗娟

每一位藝人在成名之前,必有一番不足對外人道的艱辛學習歷程。

甫於二OO一年以「北港香爐」連續劇,一舉拿下金鐘獎「最佳女主角」獎的歌仔戲小生唐美雲,不論是演歌仔戲、拍電影或演電視連續劇,都有傑出表現,雖生在戲劇家庭,唐美雲卻是在十五歲那一年,因父親的劇團缺人,臨時上舞台後,從討厭歌仔戲到成為當家小生,唐美雲的歌仔戲路走得比別人更辛苦也更寬廣。

一雙繡花鞋 被誘上舞台

唐美雲,一九六四年生,排行老么,上有八個兄姐,父親蔣武童是日本人,在業界被封為「戲狀元」,母親出身彰化望族,因不堪養母苛待而數度離家,迷上內台戲光鮮亮麗的小旦扮相後,不顧家人反對,硬是投身戲班,嫁給同行的「戲狀元」,夫妻倆就這樣把一輩子都給了歌仔戲。

一九四五年,日軍投降,台灣人民紛紛請戲酬神,歌仔戲團在脫離日軍的壓制後,又恢復蓬勃氣象,短短一年就組了三百多團的歌仔戲團,一九四九年更增加至五百多團。戰後的十餘年間,可說是歌仔戲的黃金時代,人才輩出,除活耀於舞台上的內台戲外,還有「廣播歌仔戲」、「電影歌仔戲」。唐美雲的父母在內台戲興盛的時候,相當風光,然而隨電子媒體的發達,社會型態的改變,內台戲漸漸失去觀眾。親身經歷風光與落寞,體會到歌仔戲演員生活的不安定感,所以父親雖組有戲班接演外台戲,卻沒讓排行最小的唐美雲學戲,只希望她專心讀書。

在唐美雲的記憶中,每天上下學經過自家的稻埕,都會看到父親教學生練早功、身段和唱唸。早期歌仔戲班的訓練分兩方面:

一、 在唱腔方面,由於是以閩南語唱出歌仔戲曲調,因此由本省人教唱曲調,歌仔戲不像平劇以假嗓唱腔,而是由演員以原本嗓音唱出,由於早期在戲台上表演時沒有麥克風,因此也必須吊嗓,每天面對牆壁練唱。

二、 在做工方面,由於身段源於平劇,有時須延聘京劇班的師傅教導平劇中刀、馬、旦等做工。
由於戲班老闆在演員身上花相當多的財力與心血訓練,因此新加入歌仔戲團的演員均需與歌仔戲團簽約,等約期滿了才能離開劇團。

另一種比較特殊的演員來源是靠血緣關係,這種以血緣關係來穩固劇團班底及向心力的個例中,明華園算是最佳寫照。民間劇團演員的流動性很大,演員與劇團的契約關係當然不如婚姻關係有效,為了避免演員跳槽、轉行,團主經常是「以身相許」,將主要演員娶過門,所以早期劇團團主三妻四妾也不足為奇,像明華園的老團主陳明吉,總共娶了六個太太。但這畢竟是個例。

凡事似乎冥冥中早已註定。父親因有「戲狀元」的稱號,不少劇團就會到父親帶領的「寶安歌仔戲團」挖角,辛辛苦苦調教出來的演員,約期一滿就被別團聘走,造成劇團裡缺人。有一次要帶團出門演出,但團員人數不足,父親雖有意叫她到戲團裡來幫忙,但礙於父親的威嚴不便開口,細心的母親看在眼裡,雖然知道這個小女兒根本不會演歌仔戲,但是外台戲只要湊足「扮仙」人數即可,沒有口白也沒有唱唸應該沒問題。

母親就問她:「喜不喜歡姐姐穿的繡花鞋?」

沒有學演戲的唐美雲,每次看到姐姐的繡花鞋、珠花頭飾,都喜歡得不得了,母親一問,她連忙點頭。母親就告訴她,父親應聘要帶團出門演戲,但團裡少一個人,只要她到團裡幫忙一天,父親就會買一雙繡花鞋給她。但唐美雲隨即表示自己根本不會演,怎麼幫忙?母親勸她說只是跑跑龍套、「扮扮仙」就好。就沖著能擁有一雙屬於自己的繡花鞋,唐美雲在母親半哄半騙下,站上舞台。

唐美雲記得,第一次上台是在午場的「扮仙」中扮演「麻姑」,只要在台上跟著戲班裡的人或蹲或跪,做做樣子就好。午場結束後,在分派晚上戲碼的角色時,獨缺一個「二路小旦」﹝相當於第二女主角﹞,眾人就把腦筋動到她身上,在這齣〈千里尋父〉的戲碼裡,「二路小旦」有一場洞房戲,當時的戲班有一個不成文的規定,只要演出洞房戲就要唱一段「都馬調」。母親只好臨時幫她惡補,要她先把歌詞抄起來,然後一句一句教唱,母親在為她講解劇情時,還安慰她只要把自己的歌詞唱完就可以了,另一位和她搭戲的師姐﹝飾演駙馬﹞會把那段戲唱完。 就在半推半就下,唐美雲飾演的公主上場了,盡責的把自己的戲唱完後,唐美雲還暗自竊喜,任務總算完成了,可是和她搭戲的師姐唱著唱著並沒有把戲唱完。「都馬調」的演唱方式是兩人輪流唱,一方若沒有把戲結束,就要換另一方唱,師姐兩眼瞪著她看,暗示她輪到她唱了,問題是,母親要她抄的歌詞已經唱完了,接下來要唱什麼?唐美雲看著搭戲的師姐,師姐不理她,轉身做身段,她再看向打鼓佬和琴師,只見他們正在抿嘴偷笑,唐美雲心想:這下子糗大了!回想起當時的窘態,唐美雲說當時如果戲棚有洞,她早就一頭鑽進去了。還好母親在後台聽到音樂一直演奏,怎麼都沒有人唱唸,就探頭察看,一看知道情況不妙,母親就在後台拉著她身後的布幕問她是否聽得到聲音,然後要她聽一句唱一句,全身冷汗直流的唐美雲在母親的解圍下,總算把戲唱完了。

下了舞台,十五歲的唐美雲覺得好丟臉,認為父母故意騙她,就跟父母表明再也不演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