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畫室 孫少英「從鉛筆到水彩」




我畫荷,是這幾年的事。自從院子裡的池塘栽種了荷花以後,畫的更多了。
開始,我以鉛筆寫生,可藉著素描,觀察葉的轉折姿態,花的開合狀況。清晨五時到七時之間,是花開的重要過程,先是含苞,隨著太陽昇起,花瓣漸漸開放,一直到蓮蓬露出,群蜂聚集飛舞,一番忙碌的景象。我除素描以外,遇有畫面滿意時,則取出水彩畫具寫生一張。

荷花,真是畫的好體裁,更是水彩畫的理想體裁。以葉的變化來說,日出前,向陽微合,生氣十足;日照時,葉片微垂,似乎一身慵懶。葉梗直挺,足有八尺,風吹使少數傾倒,更增加畫面變化,花朵,含苞時好像桃子,我最喜歡它八成含苞,二成瓣開,或是一兩朵花瓣下垂,花頭微斜,真是婀娜多姿。

花朵之肥大及顏色之飽和,幾乎沒有任何花可以相比,偶而採兩朵仔細觀賞,真是愛不釋手。

我畫荷花的方法有兩種,一種是在畫室裡畫,我先把水彩紙放在浴缸裡浸泡二小時或是一整夜,拿起來水滴完後,平鋪在畫板上,大筆揮灑,有時是按計劃構圖,按計劃勾勒;有時候是恣意塗抹,再看塗抹的色面酌量勾勒。前者,有計劃性,不易失敗,但會失之拘謹。後者,較會失敗,但偶有天成妙趣。藝術不同於工匠模仿,不同於商品量產,重點可能在此。

我另外一種畫法是寫生,我寫生的作品都是八開,用台灣自製的水彩紙。紙張小,寫生方便,花時間少。我寫生的時間,都是在清晨,前面說過,荷花開合,早上變化很快,必須把握時間,抓住所要的姿態。台灣水彩紙,乾畫較好,因為它帶有宣紙的性質,畫上去有點渲染,有些潤味。但絕不能濕畫,會起毛,甚至會軟掉,根本就不能畫了。

我畫睡蓮,也是濕畫,睡蓮姿態較秀氣,不適合大幅,我都是畫八開,或四開,不像畫荷花可以用捲紙,畫八尺十尺或更大。

我的荷花素描。都是做手稿用。作畫時參考比照片好用,因為它畫面大,而且都是經過選擇的精華部份。

荷花或稱蓮花,(不是睡蓮),自古愛蓮者很多,最為愛蓮者提及的一篇文章是宋儒周敦頤寫的「愛蓮說」,其原文如下:

水陸草木之花,可愛者甚蕃,晉陶淵明獨愛菊,自李唐來,世人甚愛牡丹,予獨愛蓮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遠益清,亭亭淨植,可遠觀而不可褻翫焉。予謂:菊,花之隱逸者也,牡丹,花之富貴者也;蓮,花之君子者也。噫!菊之愛,陶後鮮有聞,蓮之愛,同予者何人?牡丹之愛,宜乎眾矣。

荷(一)

荷(二)
荷(三)
荷(四)
荷(五)
荷(六)
荷(七)

荷(八)
荷(九)
荷(十)

荷(十一)
荷(十二)

 


睡蓮


我用WHATMAN四百磅水彩紙,先泡濕,畫前用海綿將浮水拭乾。
用淺紅色將花形畫出來,再用黃綠色平塗蓮葉並將花形仔細留出來,此時紙若太濕,須稍待三、兩分鐘,側面看無浮水時,再加深蓮葉,最好加深葉與葉間的空隙,留出蓮葉及花梗,最後再加深花瓣的尖端及陰影部份。蓮長在水中,濕畫比乾筆效果好很多。


圓仔花


院子裡種了一畦圓仔花,這是很有喜氣的一種花。紫紅色的花朵,密密麻麻的綻開著,花形有點像桑葚,圓圓的很飽滿。

我是先畫花,再畫梗,後畫葉。

畫花的時候,以色彩的濃淡區別前後。

畫梗的時候,以粗細區別大小枝。畫梗的中途,先畫一些葉子作為前景,葉子後面再畫梗。前景葉子及梗的中間再補葉子或平塗色塊,色塊上面再加畫深的葉子。

沒有凸出的主題,趣味是在梗、葉、花的重疊、交錯、深淺和光影的變化。


向日葵


院子裡種了十幾棵向日葵,長的很好。

這種品種,是觀賞用的,不是採子用的。花朵不大,色彩艷麗。

我是用乾畫平塗的方式,未加任何背景。

我想:假若以深背景襯花,花會突出,有對比感。不加背景,留白,對比較差,但很清爽。我喜歡清爽,故採後者。


上一頁回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