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畫室 孫少英「從鉛筆到水彩」

鬍鬚舅舅


這幅素描,是在十幾年前的一個春節,在內兄慶章家裡遇到鬍鬚舅舅,人都稱他「鬍鬚」,所以我就叫他鬍鬚舅舅。他個性爽朗,酒量不錯。大家小酌後,都微有醉意,有人提議要我為他畫張素描,舅舅也很高興。約十分鐘完成此畫,我體會到,在醉意中畫畫,無拘無束,線條異常流暢。

這幅素描,我很滿意,舅舅也很滿意。我答應他待我拍下幻燈片後,裝框送給他。後來因為忙,沒有連絡,待再過春節,我問起內兄,鬍鬚舅舅卻已與世長辭了。


水彩畫家趙啟亮


啟亮與聲揚來埔里我家,酒後給他們畫像。

啟亮與我同年,這年六十五歲,挺拔健朗,目光有神。他有三次騎機車從台北來埔里找我,每次僅費四個半小時,我的某常稱他老太保。他最厲害的一次是騎機車環島,路經蘇花公路,艱險萬分,差一點丟了老命。這一次經驗是他每次酒過三杯,與朋友必談的寶貴資料。年過六十,沒有相當體力、耐力和勇氣的人,我想是不敢做這樣嚐試的。


趙啟亮的睡姿


他有一手相當好的廚藝,學自他的祖母和母親。每次同學好友聚會,他都會露一手。

他每餐必酒,固定蔘茸一瓶,酒後難免多言,多言難免爭辯,爭辯過分,難免紅臉甚或粗話相向,如讓他戒酒,那比登天還難。

他的水彩畫,當我們在學生時代,被公認是同班中的第一名。畢業後,在煩忙的工作中,畫筆從未停下。多少年來,他一直保持他獨特的風格,淡雅、細緻、瀟灑、溫厚,真是畫如其人。

另外一張鉛筆速寫,是畫他在澎湖寫生,中午酒後,累了,在一條長凳上蹺腿仰臥睡著了。


水彩畫家宋建業


中國水彩畫會幾位畫友,受雲林縣文化中心之邀,到麥寮一帶寫生,一天中午,大家在一個小廟休息,大家邊聊天邊速寫,建業在靠著牆壁休息時,我畫了這張速寫。神情稍帶漫畫味,有點誇張。

建業,笑話滿腹,任何場合,只要他在,絕不冷場。稍帶點黃色,但不傷大雅的笑話,一個接一個,似乎永遠沒完。藝文界人士聽過他笑話的人不計其數。

他的水彩畫,清新脫俗,是台灣水彩界出道頗早的一位實力畫家。


畫家李聲揚先生


給聲揚畫素描的那天,正好他牙痛,左腮腫的很大,臉的輪廓我無法把握,又不能把他腫的樣子畫出來,乾脆空著,寫上一些字來補空。左腮輪廓雖然沒有畫,但他的形象和神韻仍然抓的很好,他很滿意。

男人六面


男人面部基本上可分成這六個面,做為初學者的參考。

畫人像速寫,一般都是取四分之三側面,(第二圖),原因是:

一、鼻樑的線條明確,容易把握。
二、兩邊腮部線條不同,有變化不呆板。
三、畫女人時,很容易表現瓜子臉的特徵,避免正面的方圓。
四、髮型也易把握。
五、耳朵只畫一隻,眼睛也有透視變化,避免過分對稱。


人物速寫


這是十幾年前在台北國學院上課時,以同學為模特兒,畫給同學們看的。我很喜歡這兩張速寫線條的肯定和流利。

什麼是好線條?「不拘束就是好線條」,我常常跟同學這樣說。怎樣才能不拘束呢?唯一的方法就是多畫。


自畫像


這是二十幾年前,我對著鏡子畫的自畫像。

那時候頭髮還濃密烏黑,似乎有些微捲曲。

畫這張素描,我是用2B鉛筆,削的較細。在畫室裡,沒有第二者,所以無拘無束。繪畫,尤其是寫生,只要不拘束,已成功了一半。自畫像,我畫了很多張,這是較喜歡的一張,所以我一直好好的保留著。


女兒小玲


大女兒二十歲時,我為她畫這張素描。這幅畫,畫的時間好像較長,小玲顯得有些不耐煩,畫完以後,我在畫上題字:「小玲要哭了!」

這幅素描,我很喜歡它濃濃的活潑而肯定的線條。到現在為止,我為人畫了不知多少張人像速寫,有時候畫的很灑脫,有時候畫的很拘束。我常想自己控制這份「EQ」,但一直不得要領。


水彩畫家羅日煌


日煌喜歡寫生,這是他寫生時,我在旁邊畫下的素描,這張素描己收印在他的水彩畫集內。

日煌原任職中國石油公司,退休後專事繪畫,其水彩善於大面處理,揮灑自如。是台灣水彩畫界相當紮實的一位。


彩墨畫家謝以文


畫友相約寫生,以文在休息的時候,我迅速的畫下了他這個悠閒的姿態。

以文,大鬍子,黑而濃。近年來,歲月己使他黑中帶白。台灣彩墨畫是他創始的。彩墨,顧名思義,還是以墨為主,彩為副。墨彩融合,別有韻味。

他近年來移居美國,仍創作不斷。在畫友中,是一位健談、熱心且善辯的共同好友。


上一頁下一頁回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