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數位日記目錄
2003.08.27 從「安平追想曲」到「鑼聲若響」
2003.08.13 從「滿山春色」到「中山北路行七擺」
2003.08.05 從「收酒矸」到「燒肉粽」
2003.07.30 從心酸酸到悲戀的酒杯
2003.07.22 從「港邊惜別」到「心茫茫!」
2003.07.10 由「白牡丹」到「青春悲喜曲」
2003.07.07 由「搖嬰仔歌」到「打開心內的門窗」
2003.07.01 從秋風夜雨到杯底不通飼金魚
2003.06.17 由「望你早歸」到「苦戀歌」
2003.06.08 從「雨的布魯斯」到「港都夜雨」
44 /53 (93)


從「安平追想曲」到「鑼聲若響」
(2003.08.27)
照片說故事
按我可看原始圖
許石老師
 
一、安平追想曲
作詞:陳達儒 作曲:許石 1950年

身穿花紅長洋裝,風吹金髮思情郎 想郎船何往,音信全無通,伊是行船遇風浪。
放阮情難忘,心情無地講,想思寄著海邊風,海風無情笑阮憨。啊...,不知初戀心茫茫。

想思情郎想自己,不知爹親二十年,思念想欲見,只有金十字,給阮母親做遺記。
放阮私生兒,聽母初講起,愈想不幸愈哀悲,到底現在生也死。啊...,伊是荷蘭的船醫。

想起母子的運命,心肝想爹亦怨爹,別人有爹痛,阮是母親襁,今日青春孤單影。
全望多情兄,望兄的船隻,早日倒轉安平城,安平純情金小姐。啊....,等你入港銅鑼聲。
在一曲動人的歌聲中,隱藏著一段絕對是在地的台南安平傳奇故事。
安平追想曲為陳達儒作詞、許石作曲的台灣民謠。描寫一名安平女子與荷蘭醫生發生的愛情故事,一般考證都認為此為陳達儒先生所虛構的民間故事,但仍然有安平人認為是真實的故事,而且當事人的後代仍在安平生活。不管事實如何,依安平的歷史發展,確是有發生這段故事的時空背景存在,下次來安平時或許您可從老人們那邊打聽到更多『安平追想曲』的故事。
二、鑼聲若響 
作詞:林天來 作曲:許石  1955年

日黃昏愛人要落船,想著心酸目睭罩黑雲,有話要講趁這拵,較輸心頭亂紛紛,想抺出親像失了魂,鑼聲若響,鑼聲若響,就要離開君。
船燈青愛人啊在船墘,不甘分離目睭釘著伊,有話要講趁這袸,較輸要講喉先哽,全無疑哪會按呢生,鑼聲若響,鑼聲若響,就要離開伊。

錠離水愛人啊船要開,吐出大悸恨別嘴開開,一聲珍重相安慰,成功返來再做堆,情相累心肝像針威,鑼聲若響,鑼聲若響,袂得再相隨!

三、許石老師
許石,台南市人,出生於一九二0年,育有一男八女,一九八0年八月二日因心臟病病逝於長庚醫院,享年六十歲。

他年輕時曾赴東瀛,在日本歌謠學院研究,終戰翌年(一九四六年)始返台,投入歌壇。他創作歌曲、製作唱片(1952年創設中國唱片公司,後改名大王唱片公司,出版安平追想曲、港都夜語、孤戀花、夜半路燈),甚至領導五位千金組織「家庭樂團」,可以說以三十餘年的生命為台語歌壇盡心盡力。

作為一位作曲家,許石有百餘首的創作,如「安平追想曲」、「鑼聲若響」、「夜半路燈」等等,都是不可多得的佳作,但是最難能可貴的是他採集民謠,請許丙丁填詞。而得以為好幾首將失散的台灣民謠,保留了命脈。
許石也和周添旺合作寫過不少作品,如夜半路燈、初戀日記、風雨夜曲、搖子歌等等。

許石可能是舉辦作品發表會最多次數的流行歌壇作曲家,他總是抱著「推廣」的心情,將其作品公開請社會「公評」。

他還投資唱片公司,發行自己的創作和演唱作品,雖然在經營上,他虧損了不少錢,但是為著推廣台語歌謠的理念,「了錢生理」(虧本生意)還是一直作,八女一男,食指浩繁終於壓垮了他的健康。

還有值得彰顯的是:他培養了劉福助、長青等知名歌星。




備註:
安平追想曲中美女 學者勤探究
台南安平最近很熱鬧,除了展開對荷蘭時代熱蘭遮城遺址的考古挖掘外,也在展出盛大的十七世紀荷蘭文物展。佇立古城牆邊,思古幽情,聽到有人輕唱「安平追想曲」,還有人在談論歌中那位「身穿花紅長洋裝,風吹金髮思情郎」的荷蘭混血女子。
一九五一年發表,由陳達儒作詞、許石作曲的流行歌「安平追想曲」,歌詞描述雙十年華的私生女,初聽母親講起,才知父親是荷蘭船醫,當年遺棄了母親,只留下一個金十字遺記。多年來,隨著歌曲的傳唱,對安平是否曾有一位荷蘭混血女子,有人懷疑,但有人相信,有些旅遊業甚至還可以指出那位金髮美女的故居。
這種傳說,連學術殿堂也有。中研院有一位早年留學美國的研究員,就很正經的告訴同事,曾在美國遇見一位來自台灣的中年混血女子,自稱是「安平追想曲」的女主角,在美國託人尋找荷蘭父親的下落。
不過,台灣歌謠研究者莊永明表示,陳達儒生前曾親口告訴他,「安平追想曲」是留日作曲家許石先寫好曲子交給陳達儒,陳達儒在台北寫不出歌詞,後來隨太太回台南娘家,才在歷史情境中寫出想像的歌詞。莊永明反過來問,為什麼有那麼多人相信是真的?
莊永明的不解,其實可以理解。從歷史上來說,台灣並不是只有在十七世紀才有荷蘭人,台灣從十九世紀中葉開放通商港口,一直到當前的國際貿易時代,一直都有零星的荷蘭人前來,也就可能發生與台灣女人戀愛、生子的事。
然而,對研究歷史、社會的學者來說,探索陳達儒為何寫出這樣的歌詞,具有更大的意義。
「從流行歌曲看台灣社會」一書作者、國立台北師院社教系教授曾慧佳認為,台灣過去也曾輸出外勞,很多人去當船員,因此以船員為主題的歌曲一直占有很大的市場,「安平追想曲」就是那個時期的作品,描述一位混血女孩盼望當船員的情郎早日回航。
研究海洋史、經濟史,最近在歷史月刊撰寫「荷蘭與東方:就從安平追想起」專題的中研院史語所研究員陳國棟指出,「安平追想曲」當然是陳達儒的想像,但想的是十七世紀,還是十九世紀,說得並不清楚;不過歌詞講述海員的浪漫與不負責任,則是很普通的母題。
中研院台史所助研究員翁佳音則以台灣人的「歷史潛意識」來解釋這首歌。當時荷蘭船醫的地位很低,主要是處理外科傷口,還兼做理髮師。
翁佳音指出,現今台灣人已在思索主體性,應該跳脫「荷蘭情結」了。翁佳音分析,台灣人對對荷蘭人「不見得壞」的印象,自清代以來就隱藏在深層意識裡,這可以從清代方志中常提及荷蘭看得出來;「安平追想曲」描述台灣母女被荷蘭男人遺棄,歌詞雖然哀怨,旋律卻很輕快,似乎透露對荷蘭人的嚮往。

本段文字參考台灣歌謠臉譜乙書,作者郭麗娟小姐 (台灣歌謠臉譜乙書由玉山社出版)
http://www.taiwan123.com.tw/musicface/

*本文於2003/08/27 於國立教育電台下午二時半「台灣鹹酸甜」節目中由主持人土豆仁與阿淵伯對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