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破網>寫好後,李臨秋特地聘請樂團和歌手到心儀女子的住處演唱,希望一掃兩人的嫌隙,挽回女子的感情。

文•圖 郭麗娟(關於作者)

永樂座戲院內的擴音器,傳來扣人心弦的旁白:「當此之時,陝西連歲缺雨,四境已呈災象,民傑家境雖是小康之家,但還要供應他的學費,故鄉年邁的雙親與妻兒生活日漸艱難,但是為了不讓在北京城苦讀的民傑功虧一簣,仍咬緊牙根硬撐,不敢寫信告訴他實情。豈知,民傑此時已忘記其盤中之餐,乃其父鋤下之汗也。」

這是三0年代電影院內的真實景象,當時的電影是黑白默片,須仰賴電影解說員即俗稱的「辯士」,隨電影情節為觀眾解說劇情。自從一九三二年,電影業者引進「桃花泣血記」,為了廣為宣傳,依照電影情節寫下<桃花泣血記>,古倫美亞唱片將它灌成曲盤後大賣,隨後引進的電影也仿效這種寫宣傳曲的作法。這部一九三四年引進台灣的電影「人道」,宣傳曲由任職於永樂座的李臨秋作詞,邱再福作曲,青春美主唱,「博友樂」唱片發行。

「家內全望君榮歸,艱難勤儉送學費,那知踏著好地位,無想家中一枝梅。」

三段歌詞透過苦守家中的妻子,將滿腹對只顧追求功名,薄倖郎君的怨懟,透過歌曲娓娓道出,讓觀眾在戲院內為劇中女主角若蓮悲慘的遭遇,掬一把同情淚。

茶房變文書 當歌辦喪事
李臨秋,一九0九年出生於台北牛埔庄,即現在的雙連附近,李臨秋的祖父早年賣油,常有農人拿米來跟他換油,後來就改開輾米廠,生意相當好,李臨秋的父親是家中獨子,家境優渥,備受寵愛,飽讀詩書,李臨秋自幼受父親教誨,及長入台北市大龍峒公學校就讀,一九二二年畢業。父親交遊廣闊,四處為人作保,最後,輾米廠因幫人作保被查封,財產也沒了,那一年是大正十四年,李臨秋十六歲。

房子被查封,總不能讓一家人流落街頭,李臨秋就向有姻親關係的「錦記茶行」,借房子住以安頓家人,他也進入「高砂麥酒株式會社」當三個月一聘的臨時工友,月薪十二元,「高砂麥酒株式會社」戰後改稱「建國啤酒廠」。當了一陣子的臨時工友後轉入永樂座戲院當「茶房」。當時,觀眾憑著票根,就可免費喝茶,桌上有一壺茶水,「茶房」在電影開演前及中場休息時,會提著一大壺開水幫觀眾沖茶。

默片時代,解說劇情需要「辯士」和三人一組的「樂隊」,當時最有名的「辯士」是詹天馬,樂隊則以王雲峰為主。有一回,詹天馬看著影片上的字幕,有個字一時唸不出來,站在身後的李臨秋告訴他怎麼唸,詹天馬驚訝於這個年紀輕輕的「茶房」,居然還有點學問,就鼓勵他試著寫寫劇本和本事。「劇本」就是將電影的口白、音效謄寫出來給辯士和樂隊,以供解說時參考。「本事」即電影劇情大綱和歌詞,當時看電影的觀眾都會拿到一張電影「本事」,藉以瞭解劇情。自此,李臨秋的工作也從「茶房」升格為「文書」。

一九三四年,由「明星影片公司」出品,張織雲主演的「懺悔」在台北永樂座上演,李臨秋就為這部電影的主題曲寫詞,洋琴高手蘇桐譜曲,純純主唱,古倫美亞唱片發行。

「懺洗前非來歸正,去暗投明是正經,人無隨落歹環境,不知何路是光明。」

同年,李臨秋的祖母過世,因家道中落沒錢辦喪事,李臨秋就寫了好幾首電影宣傳曲曲的詞,拿去古倫美亞唱片「當歌」。

「當歌」?
李臨秋的么子李修鑑笑答:「據父親當時的說法,家裡實在沒有錢,但要開口向唱片公司借又開不了口,乾脆把寫好的歌以一首五元的價格,典當給唱片公司,先拿到錢辦喪事要緊。」

古倫美亞唱片的日籍老板柏野正次郎也頗通情理,接受李臨秋這種史無前例的「當歌」要求。李臨秋寫過的影宣傳曲有<懺悔>、<倡門賢母>、<人道>、<一個紅蛋>......。除電影宣傳曲外,他的第一首創作歌謠就是流傳至今的<望春風>。

三0年代,婦女的社會地位仍相當低落,女性被看成男人的附屬品,對古典小說頗有研究的李臨秋,從<<西廂記>>裡得到靈感,他想寫一首說出女性心裡話的歌,讓女性也能 勇敢表達自己的情感,於是寫下這首<望春風>,由鄧雨賢譜曲。他在第二段歌詞中就寫著:

「想要郎君做尪婿,意愛在心內,等待何時君來採,青春花當開。」

將女性內心對愛情的渴望,表達得淋漓盡致。但是在當時,女性的感情仍被壓抑,內心的情意是不容許輕易說出口,否則就會被看成輕浮、不正經,因此,儘管內心對「少年家」充滿好感和愛意,也只能放在心裡,歌詞最後就把這種愛在心裡口難開,期待意中人能和自己靈犀相通,主動上門來提親,這種微妙的心思,牽動全身每一絲纖細的神經,即使只是隔牆花影動,也會懷疑是不是有人來了?

「聽見外面有人來,開門該看覓。」

結果還被看過千古多少紅塵事的月娘取笑,原來只是風吹動門扉的聲音;又氣又惱,摻雜些許失望,只能倚門望月興嘆了。

「月娘笑阮憨大獃,茯風騙毋知。」

花卉填成詞四季譜成曲
李臨秋、王雲峰、陳秋霖、蘇桐,幾個好友經常到茶店、酒家喝酒,言談間難勉互相褒貶,有一回談到作詞,就問李臨秋除風花雪月外,能否以台灣的景物為主題寫詞,李臨秋就試著以台灣四季花卉為主題寫出<對花>,以台灣春夏秋冬季節的更替寫出<四季紅>,以台灣四季生產的水果寫出<四時春>,從這些歌詞中的對仗,不難看出李臨秋文學方面的涵養及對周遭環境敏銳的觀察。難怪他常自稱為「公學士」。

<對花>,一九三八年的作品,由鄧雨賢譜曲,是首輕快活潑的男女合唱曲,歌詞中以春梅、夏蘭、秋菊、冬竹,表達男女戀情,一年四季都是那麼甜蜜:

(女聲)「春梅無人知,好花含蕊在園內,
(男聲)我真愛,想要採,
(女聲)作你來,
(合唱)糖甘蜜甜的世界。」

<四季紅>,鄧雨賢譜曲,一九三八年由呂王平創辦的「日東唱片」發行,李臨秋用趣味的詞句描寫四季的特色,引喻男女熱戀,不受四季的變遷所影響,在一向偏屬哀怨的台灣創作歌謠中,是首輕鬆活潑的男女對唱情歌:

(合唱)「冬天風真難當,雙人相好毋驚凍,
(男聲)有話想欲對你講,毋知通也毋通,
(女聲)叨一項,
(男聲)敢也有別項,
(女聲)肉文笑,目睭降,
(合唱)愛情熱度朱朱紅。」

離開永樂座戲院後,李臨秋曾出資拍攝電影,成立「永樂影業社」,當時,台灣沒有拍攝電影的設備,電影都採港台合作,演員各半,在香港拍攝完成後,再運回台灣放映。李臨秋的「永樂影業社」製作的第一部有聲電影是「桃花鄉」,電影相當賣座,李臨秋也把由陳達儒作詞、王福作曲的<桃花鄉>用作電影宣傳曲,只是歌詞因應劇情略有修改,當時電影放映到一半或結束時,演員會隨片登台,歌手也會演唱電影宣傳曲,這部「桃花鄉」捧紅女主角「丁蘭」,每次一登台,觀眾都爭睹她的風采,這首<桃花鄉>也由電影宣傳曲成了流行曲,紅極一時。

 

「桃花鄉桃花鄉是戀愛地,我比蝴蝶,妹妹來比桃花......」

「桃花鄉」的賣座,鼓舞李臨秋繼續投注資本拍攝「搖鼓記」和「沉香扇」兩部電影,結果票房不如預期,投下的資金不但血本無歸,連全家棲身的透天厝也得把樓下賣掉才能把債務還清。「永樂影業社」也隨之歇業。

    

破網補情天挽回一段情
一九四八年春節期間,「台北市電影戲劇促進會」,為了增進會員情誼,特別在台北市迪化街永樂座戲院舉辦「春節會員遊藝會」,由「永樂勝利劇團」演出「破網補情天」舞台劇,這首由李臨秋作詞,王雲峰作曲的<補破網>,便是這齣舞台劇的主題曲。這首<補破網>經常被用來隱喻國民政府來台,接連發生二二八事件和白色恐怖後,台灣人民敢怒不敢言,文化工作者也像閹雞一樣叫不出聲,整個台灣社會已經「破糊糊」,由於歌詞中「漁網」和「希望」的台語音相同,意指需要全國同胞大家提起針線,一針一針,共同來縫補社會的破網。這齣舞台劇在全台公演,後來,李臨秋的表兄陳守敬出資將這齣舞台劇拍成電影,片名就叫「破網補情天」,影片中延用這首<補破網>做插曲,卻被新聞局以<補破網>的歌詞過於灰色予以禁演,除非修改歌詞,為了不讓表兄的資金血本無歸,李臨秋勉為其難地寫了第三段歌詞,用「今日團圓心花香,從今免補破網。」來作喜劇性的收場,迎合新聞局的要求,這部電影才得以解禁上演。

事實上,當初李臨秋創作這首歌的初衷,其實是因情場失意而寫,應該算是一首「失戀歌」,目的在喚回情人的感情。戰後不久,李臨秋相當仰慕一名女子,兩人卻在農曆七夕那天吵架,不歡而散,回到家,懊惱不已的李臨秋就寫下這首歌,並拿給好友王雲峰譜曲,試圖挽回這段感情,歌曲寫好後,李臨秋還聘請樂團和歌手到這名女子住處演奏,唱出這首<補破網>,希望女子能夠回心轉意:

「看著網,目眶紅,破甲這大孔,想要補,沒半項,誰人知阮苦痛,今日若將這來放,是永遠無希望,為著前途潛活縫,找傢俬補破網。」

這一補,果然將兩人的嫌隙給補了起來,兩人合好如初。相信這樣的創作背景,一定比反映時事要來得輕鬆。據李修鑑表示,李臨秋晚年時,看著社會的亂象,覺得這首歌用來控訴執政者的不義也相當貼切,只是在他生前,不喜歡人家唱第三段歌詞,因為在第二段歌詞中「全精神補破網」已經跨越了「看著網,目眶紅」的失意,對未來充滿著希望,至於為迎合當政者的第三段「魚入網,好年冬」,實在是畫蛇添足。

聖賢皆寂寞飲者留其名
在李修鑑兒時的記憶中,大約一九五三年前後幾年,父親還常跟歌謠界的朋友聚會,吃過飯後,王雲峰拉小提琴,蘇桐操彈洋琴,陳秋霖拉大管弦,一群人彈彈唱唱,唱自己寫的歌,李修鑑印象最深的是陳秋霖的太太寶珠阿姨歌唱得真好。父親有時和朋友跑酒家,年紀最小的他既是母親的眼線,也是父親用以障眼的盾牌,當時有名的酒家如「黑美人」、「東雲閣」他都去過,每次一到酒家,酒家小姐就先去買雞腿巴結他,回家後才不會亂說話。七0年代,五十幾歲的李臨秋已呈半退休狀態,沒事喜歡到淡水河畔喝茶。

喜嚐杯中物的李臨秋,獨愛士林酒場的紅露酒,他寫過一首<不醉不歸>,這也是他生前最喜愛的一首歌:

「酒味鼻(聞)著真正香,鼻(聞)著骨頭齊輕鬆,所有世事攏總放,只曉認真顧這項,哈哈哈,不管米缸都鑽空,大家相招飲乎茫。」

頗有詩仙李白在<<將進酒>>一詩中:「主人何為言少錢?徑需沽取對君酌。五花馬,千金裘,呼兒將出換美酒,與爾同銷萬古愁。」的豪邁之情。

一九七九年二月十二日病逝,享年六十九歲。李臨秋雖然學歷不高,作品卻處處流露文人氣質,心裡記掛著有意中人,朝思暮想之際,即使只是隔牆花影動,也會懷疑是不是心上人來了?這個時候,我們就更能會心於<望春風>中,「月娘笑阮憨大獃,茯風騙毋知」的意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