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演:李安
演員:郎雄、歸亞蕾、張艾嘉、吳倩蓮、楊貴媚、王渝文、趙文宣、陳昭榮
出品:1994
評介:小秋


飲食男女 \ 一個”跟著感覺走”的年代

 

從金球獎最佳導演、最佳影片獎到奧斯卡金像獎10項提名,李安因《臥虎藏龍》在美國影壇受到的矚目已超過所有華人導演,使其成為華人電影工作者中最大的一匹黑馬。 李安其人正如李安的電影一樣,俱備中西文化結合的特質。他19歲那年考進國立藝專,在校內曾經是舞台劇演員,1974年還曾獲過話劇金鼎獎大專組最佳演員獎。在1985年到1987年的兩年時間內,李安一直留在美國寫劇本,同時也請美國作家幫助潤色。偶爾,他也幫助別的導演寫劇本。在美國長達10年的時間里,李安研究好萊塢電影的劇本結構和制作方式,并試圖尋找到中國文化和美國文化的結合點來創作劇本,希望有机會拍攝出雅俗共賞的電影。東西文化的雙重影響造就出一個獨特的李安。他所導的每一部戲對觀眾而言都是一種創新。主要電影作品《推手》(1991年)、《喜宴》(1993年)、《飲食男女》(1994年)、《理性与感性》(1995年)、《冰風暴》(1997年)、《与魔鬼共騎》(1999年)、《臥虎藏龍》(2000年)。

「飲食男女」是李安為中影執導的第三部影片,如果「推手」反映了老年華僑的海外生活,「喜宴」描寫年輕一代的留學生生活,「飲食男女」拓展的是今日台灣的生活步調,這些生活包括感情生活、日常生活、性生活。

老朱是台灣中國菜碩果僅存的大廚師,和三個女兒住在一所老宅子里,每天他都要花大量的時間做出丰盛無比的菜肴。大女兒家珍是一所中學的老處女教員,刻板、信教﹔老二家倩從小有做菜天賦,和老爸不和,在一家航空公司做管理,還有一個情人﹔小女兒家寧正在上學,正是情竇初開的年紀。 家珍年紀越來越大,生怕嫁不出去,對學校的體育教師有點喜歡﹔家倩自立能幹,一直要和男人分庭抗禮﹔家寧人小鬼大,不僅搶了女友的男朋友,還把肚子搞大。

家寧和男友走了,要很快結婚生小孩﹔家珍也在一次學生的惡作劇之後“搞定”了體育老師﹔家倩買的房子賠了一塌糊塗,為了照顧老爸還推掉了阿姆斯特丹的升遷機會。 眼見女兒們要各自散去,老朱召集了一次包括姍姍一家的全家“擴大”晚宴。影片至此進入高潮,在宴會上,老朱一吐胸中的不快,決定賣掉老屋,並鄭重請梁伯母把女兒錦榮嫁給自己,原來兩人早已“私訂終身”。梁伯母登時昏倒,沒想到最後搶走自己理想情人的,竟是自己的女兒。全家一陣大亂,晚宴匆忙結束。
 
片中的朱家,似乎是各人過各人的生活,只有在每週一次的團圓晚餐,全家人才聚在一起。但這卻是三姊妹略嫌厭煩卻又不得不去的例行公事。李安用許多的鏡頭來拍攝朱爸準備菜肴的樣子,那種專注與熱忱,似乎把所有對家庭、對女兒的感情都燒到菜裡頭去。但到了飯桌上,朱爸卻成了嚴肅、不解風情的父親。或許是中國人一貫的不懂表達自己情感,只有靠著另一種管道來表示對女兒的愛和關心。中國人喜歡在飯桌上談事情,因為美食當前心情自然愉悅,容易說話,所以朱家的大事也都在飯桌上「宣佈」。但即使滿桌華麗好菜,氣氛卻是凝重和戒慎恐懼。家庭中的溝通不良,吃飯反而變成一種壓力,這是件滿悲哀的事。

另外,片中出現許多對愛情荒謬矛盾的描寫:如仍是學生的家寧在飯桌上宣佈她懷孕了,要和男孩結婚,但事前沒有任何徵兆;家珍把暗戀的對象想像成負她初戀的男人,在傳統、保守的外表下,其實充滿了對愛情的期待與渴望,於是和同校的體育老師閃電結婚了;看來似乎是最傑出理性的家倩,和分手的情人維持著「朋友關係的性伴侶」﹐不是情人反而能自在相處;以及朱爸和錦榮出人意外的老少配。種種的意外﹐造成觀眾一波一波的驚訝。這是否就代表著都會年輕男女因為孤獨所以渴求﹐或是因為可以無所顧忌所以速成呢?這些給了觀眾一個機會去重思愛情的意義。

李安運用種種暗諷的手法,提醒觀眾們某些社會現象的既存。這些事件反映出一個跟著感覺走的年代:家珍、家寧的沒有徵兆就結婚;朱爸的老少配;家倩的感情生活,藉著種種荒謬卻合理的劇情,讓觀眾去重新思考在這個都市生活所必須面臨到的新的社會面向。

李安是捕捉今日台灣生活情調的好手,今日台灣的生活步調:喜怒哀樂大家跟著感覺走,人人都希望活出自己來,因此,沒有人能判定別人的喜歡對或錯,常言道;口味無爭辯,有人喜歡甜食、有人喜歡辛辣、有人吃素、有人無肉令人瘦,一切但憑各人喜歡或不喜歡,這一切正是開放社會特性,人們但求大節無虧,全心全力活出自己來,又誰曰不宜?